首页

动漫
手机搜狐
SOHU.COM

专访刘健:《大世界》建议成人看,动画表达的主题也是无限的

题记:刘健,1969年出生于中国江苏。中国动画电影导演,中国美术学院影视与动画艺术学院教师。2007年创立“乐无边”动画工作室。2010年推出首部动画电影《刺痛我》。

2017年,刘健的第二部长片《大世界》(又名《好极了》)参与柏林电影节金熊奖的角逐,成为中国首部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动画片,同年也斩获了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长片动画奖。

《大世界》的定位是“成人动画”,和去年的《大护法》一样,也在开场来了个“自主分级”:“建议成人观看”。

其实导演刘健并不是专业学动画出身,他上学时学的是中国画,毕业后搞过摄影,出过图书,更多是以当代艺术家的身份活跃着。

做动画纯属是因为他已经不满足于单一的艺术形式,他需要一种更加综合的艺术,来传递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于是刘健把目光瞄向了离他最近的动画电影。

展开剩余87%

下APP,领双11红包

“它可以把我以前尝试过的一些艺术方式全部融合在一起,因为电影是一个综合的艺术。”

金马奖给《大世界》的评语是:“它(《大世界》)反映当代生活及社会问题,错综复杂的关系与纵横交织的欲望,展现极为犀利的批判视野。”

《大世界》是刘健对这个世界的观察,也是他对中国当下社会生活最真实的批判和表达。

3年独立创作就像跑马拉松,但能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还是挺幸福的

童年时期的刘健,一定没想过以后自己会做动画。20年前的刘健也一定不会料到自己未来会靠动画出名。

有趣的是,刘健对动画电影并没有太多的情怀,他甚至都不看动画片,小时候流行的《铁臂阿童木》和《一休哥》他一部都没看过。

和很多普通的中国观众一样,最初刘健对动画似乎抱有一种偏见:它们是给孩子看的。

直到04、05年左右,因为喜欢《黑客帝国》,刘健看了传说中启发《黑客帝国》诞生的一部日本动画片《攻壳机动队》,结果一看就非常吃惊,“哇,原来动画片可以拍成这样,太厉害了。”

实际上刘健开始下决心做动画,也有这方面的影响。

2007年在和上海文广合作过一部叫《虫虫》的电视动画片后,刘健开始筹备自己的第一部长片动画《刺痛我》,改编自他自己写的一部同名小说,讲述两个没有工作的大学毕业生,为了改善生活企图绑架超市老板的故事。

做长片动画需要资金支持,刘健为此卖了一套房换了70万的制作费,还跟父母借了一些钱。

但对于刘健来说,其实钱并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如何面对自己,因为“一个人做动画实在是太累了。”

这两年网上特别推崇一个词叫“匠人匠心”,刘健的作品绝对符合这个形容。

《刺痛我》和《大世界》都是由刘健一个人独立制作完成的。尽管到了《大世界》已经有了专业的电影公司加入,但他依旧承包了这部动画95%的工作,编、导、绘制、后期,几乎全部由他独立完成,前前后后花了将近3年的时间,这在电影工业如此发达的今天并不常见。

刘健不是没想过和别人合作,最初在创作《刺痛我》时也尝试过找团队帮忙,但风格不一样,工业化流程不好走,磨合不来,最终还是选择一个人,其实是没有办法。

“应该说我的电影就是不适合别人,个人风格比较强烈。”

关注橘子电影 微 信 公 众 号 :(juzimovie),发送“电影资源”,获取橘子君推荐电影资源,坐在家里看经典大片!

刘健形容这种创作方式就像跑马拉松,每天工作8到10个小时,除了陪伴家人,几乎常年无休。

“一个人做三年时间还是挺漫长的,就像跑马拉松,总有一个极限的地方要突破。特别是做第一部(《刺痛我》)的时候,有几十次的念头想放弃,但是想一想已经做这么多了,还是要继续,痛并快乐着,一边学一边做,总之回头看其实挺幸福的一件事,因为毕竟你花三年时间,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

《大世界》是现实主义题材,它需要结结实实的站在地上

美国IndieWire网站是这样评价《大世界》的:“如果昆汀做动画电影,大概就是这样的。”

像昆汀,像今敏,像科恩兄弟,《大世界》不止一次被评论说像其他导演的风格。

刘健并不排斥这样的比较,他承认自己确实受到科恩兄弟等人的电影影响很多,潜移默化的就用在了自己的电影中。

“看了喜欢的电影,自然会受当中哪怕是一些对白,一些场景,一些电影的语言(的影响),你喜欢可能就会记住了,潜移默化的,在做自己影片时也会这样子来表达。”

刘健最初对《大世界》的设想,是做成一部类型片,具备犯罪片、黑帮片等类型片的一些元素,再将自己所听到的,看到的,中国当下社会正在发生的一些事件融入到里面。

在他看来,动画和真人电影并没有严格的区分,“大家的外延都是无限的,动画也是这样。如果说我们只是认为魔幻的或者是幻想的,虚拟的故事才是动画,那是相对有限的认识,动画也是无限的。”

因此,刘健把现实世界很多成人的话题都放进了他的电影中,英国脱欧、美国大选,信仰缺失、金钱至上,包括他在日常生活观察到的事,全部用来表达世界:

“上帝和佛,这个是我亲耳听到的,两个中年男人很认真的在讨论这个问题,当时我也很震撼,就觉得特别有趣又特别荒诞。他们也是从一些实用角度去探讨,我想客观呈现生活中他们真正的想什么或者聊什么。”

客观呈现世界,是《大世界》的一个特色。包括画面和场景的真实度,连小饭馆墙上贴的工商营业执照都非常精细。

在刘健看来,所有的场景和环境都承担了叙事的作用,很多细节也都是特别设计的,如果放在架空的背景下,也许这个故事就不成立了。

“过了10年或20年,你想看2008年时候中国是什么样的,你可以看《刺痛我》。如果你想了解2016年的中国是什么样的,你可以看《大世界》。”

尽管画面真实、细节精致,并且全手工制作,但《大世界》最终呈现出的效果却并不符合人们心中对“匠人匠心”四个字的想象,它的画风原始,人物动作也不够连贯,帧数少、停顿多,让人想到10多年前的FLASH动画,也因此遭受了不少普通影迷的批评。

“《大世界》是现实主义题材,它需要结结实实站在地上,需要强调质感,(我)希望呈现更多简洁有力的感受,所以动画语言必须是这样的风格”,刘健这样回应说。

刘健不希望《大世界》看起来是流畅的、温柔的,在后期合成时他甚至故意抽掉了很多帧画面,以达到更加冷峻的效果。

“只有这种显得笨拙的动画语言,才可以表达出这个电影所传递出来的风格。”

在刘健看来,人们看惯了日漫或者迪士尼的风格,但动画语言要为电影主题服务,观众要尝试着接受不同风格的作品。

一如他当初毅然决然的选择一个人做动画,刘健对创作始终不愿意妥协,坚持着自己的道路。

在制片人杨城的帮助下,《大世界》从柏林走到台湾,从小众影迷走向了院线观众,未来它要在3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映,与全世界的观众见面。

记者后记:

见过刘健本人你会发现,忍受3年的孤独和寂寞创作一部动画,真的是他这种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穿着低调,看起来比较内向,话也不多,哪怕聊自己的作品,也无法做到侃侃而谈。固执、执着,瘦瘦的,长期伏案工作还有点驼背,看着挺宅。

同样的气质,我们在很多日本动画大师身上也看到过。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