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手机搜狐
SOHU.COM

川航机长复盘超级备降:曾面临两难选择,现在有一些后怕

航班在飞行中驾驶舱风挡玻璃突然破碎,驾驶舱失压,气温迅速降到零下40多度,仪器多数失灵,瞬间失压甚至一度将副驾驶吸出机外,机长刘传健凭着过硬的飞行技术和良好的心理素质,使飞机安全地紧急迫降。

5月16日,四川成都,在川航召开的3U8633航班备降事件新闻发布会上,当班机长刘传建讲述了当时自己所经历的“惊心动魄”。

2018年5月16日,四川成都,刘传建在川航召开的3U8633航班备降事件新闻发布会上回应媒体。 视频截图

机长回忆风挡玻璃破裂瞬间:和空管报告完不到1秒就爆裂了

刘传建回忆,当时在飞的过程中,自己突然听到“砰”的一声破裂,这时候包括自己在内的两个机组成员都立刻反应交流,在这时候风挡玻璃还未脱落。“第一反应是要去摸一下,想要去搞清楚是底层玻璃还是外层玻璃破裂,破裂的样子是类似钢化玻璃小块状、网状的,一摸是坏的,就准备返航落地,和空管报告。”

展开剩余78%

刘传建表示,在和空管报告完不到1秒钟,风挡玻璃就“砰”的一下爆裂了,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副驾驶(半个身子)都掉在外面了。“然后我试图去抓他,抓不着,回头赶紧看状态,飞机在下降,速度在增加,第二次和空管报告发出7700。

不过,对于事故的原因,刘传建表示,“真不敢做任何猜测,确实不懂,这是技术专业的东西。”

零下40度时,第一时间并没有感到冷

刘传建表示,在每次训练过程中,会设置有各种各样的科目,和此次事件有关的应急处理也是其中一项,“所以我对这个科目非常熟悉。”

他回忆称,事件发生时,看仪表指数大概相当于800公里/时的速度,(玻璃刚破裂脱落时)他的耳朵里听不到任何声音,过了一段时间听到的全是噪音,和第二机长的交流完全靠手势。

值得注意的是,刘传建表示,在事件刚刚发生时,没有来得及看飞机仪表上指示的温度,按理论推算,当时的温度应该在零下40度左右。但是,他第一时间并没有感到冷,而是在集中精力处理飞机的状态,等到飞机状态稳定之后一段时间后,在感觉到飞机完全可以控制的情况下,才逐渐感到冷。

此外,他也坦言,第一时间非常恐惧,后来直到感觉飞机在自己的操纵之下,才逐渐转好,“当时风很大,感觉当时身体是变形的状态。”

他表示,当时自己甚至没去想过这次行动没有成功怎么办,现在回想起来,如果结局是这样,很可能是灾难性的后果,“也许飞机可能就没有了。”

感到飞机可以操纵,就觉得非常有信心

刘传建在发布会上表示,在当时的情况下做出备降的决定,是因为对这个航线非常有信心,对飞机这种故障的出现在自己心中非常有数,因此做这个决定非常果断。“我粗略地回忆一下,对这个航线的飞行都有上百次了,对这个飞机的位置、整个情况是非常有把控的。当时没有别的选择,当我感到飞机(风挡玻璃)爆破以后,直到我感到飞机可以操纵,我就觉得我非常有信心了。”

不过,刘传建也坦言,当时情况比较恶劣,(在风挡玻璃破裂脱落后)飞机带有很多故障,对操纵飞机非常有影响,让他一开始感到非常困难。

下降飞机时最纠结:下得快,还是下得慢?

刘传建回忆,当时在下降过程中时最困难的,也是最纠结的,是将飞机下得快还是下得慢。“在缺氧寒冷的情况下,我希望飞机尽快下到更低的高度,但是想要下得快,速度就会增加,速度增加的话对我们的冲击力就会更大,机组安全就无法保障,在两难之间。”

刘传建称,当时自己在要保证安全的基础上,在下得快和下得慢之间,在大速度和小速度之间,很纠结。所以最后选择了一个相对比较适中,在保证机组安全的基础上下高度的方案。

现在会有后怕的感觉

对于目前很多的文章都在夸赞其本人,刘传建表示,首先非常感谢给他点赞,自己这两天休息还不错,主要是配合管理局的相关例行调查,在休息方面没有影响。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刘传建的脸色略差,对此他表示可能是因为自己当时受到了一些惊吓,“现在会有一些后怕的感觉。”

中国版“萨利机长”荣誉属于整个中国民航界

对于外界将刘传建比作中国版的“萨利机长”和英雄机长,刘传建笑着表示,“我觉得这个荣誉不是属于我,是属于中国整个民航界人士的,其中包含我的机组,我的第二机长,还有管制部门,地面和公司高效的应急管理指挥,还有地方管理局和民航总局,这是属于民航人的一个荣誉,(荣誉本身)是非常高兴的一件事。”

作者:澎湃新闻 姚晓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