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手机搜狐
SOHU.COM

Lady Gaga 最新专辑制作人 Sophie 正在改变着音乐行业

作为同辈中最有远见的音乐制作人之一,Sophie 不断试验着电子音乐的边界。在这次难得采访中,她和我们谈了谈酷儿空间、名气以及音乐厂牌 PC Music 的重要性。

原文刊登于 i-D The New Fashion Rebels Issue, no. 352, 2018年夏季刊。

Paco Rabanne 夹克,Topshop 高领内搭

“这只是给你一种感觉,并不等于感觉良好,”一个不到16岁的孩子在朋友耳边喊道。当时已经是周二晚上的11点钟,在名为 Heaven的同志夜店里,Sophie回到伦敦之后的第一场演出即将接近尾声。空荡的舞台上只剩些脚架,下意识的喧闹和激光灯束在最后十分钟充斥全场。虽然演出告一段落,但观众们的热情丝毫不减。人群中到处是年轻、流动性向打扮的孩子们,画着精致的妆容,瞪大眼睛咧嘴笑着。年轻的酷儿们已然将夜店视为同性恋夜生活活跃的象征,开启了同志群体夜生活的新时代。当 Sophie 重返舞台用一首声势浩大的新民谣曲《It’s Okay to Cry》结束演出时,愉悦的情感逐渐蔓延、放大,升华为一种发自内心的鼓舞和亲切。

Sophie -《It’s Okay to Cry》

一周后,Sophie 勉强窝在哈克尼画室(Hackney Picturehouse)咖啡馆后面的一张椅子上,身着一件蓬松的夹克,粉色牛仔裤,涂着亮粉色的口红。“你在音乐上能做的就是鼓动,”在谈到有感觉vs. 感觉好的问题时她解释说。“我总是从能否引起反馈来衡量自己产出了怎样的作品。虽然经常会收到一些负面的回应,但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相较于被忽略的第一个问题——“你喜欢演出吗?”——Sophie 反倒跟喜欢跟我们谈论作为演出中最不相关的一部分:观众。“观众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当然不止这方面,但他们确实是我主要的兴趣关注点。和一群自由自在的人们共同玩乐,他们愿意身体力行地营造向往的生活。”

Sophie 身着 Circus Hotel 夹克,Dries Van Noten 裙子

五年前,Sophie 开始以厂牌PC Music成员及创始人A.G. Cook好友的身份走进人们视野。她所提到的“负面回应”大多来自这些音乐两极分化的评价。“PC Music:流行乐的未来还是‘轻蔑的模仿’?” 《The Guardian》在2015年5月质疑道。“是时候拔掉 PC Music 的插头了吗?”VICE 一年后接着问道。作为网络文化、资本主义和消费主义裹挟的产物,这种极度跳跃、扭曲的声音在一片唱衰的环境下快速成长,甚至打入主流音乐市场,最突出的便是 Sophie 首张合编专辑《PRODUCT》——“我对 PC Music 的出现非常激动,主要因为他们的成员都是我的朋友,是我最先认识的一批音乐人。我很荣幸能成为其中一员,得以脱胎于当下周而复始的舞曲类型。”

Fendi 罩衫,Veronique Leroy 胸衣,Martine rose 长裤,Sonia Rykiel 耳环,古着手表来自 The Contemporary Wardrobe Collection,Falke 紧身裤

不管你喜爱与否,Sophie 推出的8首短歌已经给传统的音乐排行以冲击: 地下音乐滋生了流行文化,并以性别平等为核心。

“PC Music 中有很多女性成员,营造出真正的合作氛围。我没感觉这些舞曲有什么大男子主义的风气。”

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Sophie 越发对个人的身份保持高度警惕。既没接受多少采访,社交媒体上的互动也是寥寥。因此很少有人把性少数群体的发声归功于 Sophie,也鲜有公开的事迹能让人真正了解她。然而 Sophie 并无心谈及这些话题,自从去年底携新单曲卷土重来,她凭借自己的唱功探索了全新的领域,出现在个人视频中,也在开始舞台上一展歌喉。

Sophie -《Ponyboy》

“我认为一个人判断事物的唯一标准就是你对它有没有好印象,不带一点强迫。如今我站在聚光灯下已经成了自然而然的事。”她用咖啡匙有节奏地敲着桌面,接着一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而为此道歉。至于如何让表演者的身份和生活中的自己共存,Sophie 三首新单的其中两首能让我们窥见一斑。其一是歌曲《Ponyboy》中唱的“Spit on my face / Put the pony in his place(口水吐在我脸上/小马就应该关在笼子里面)”:一种狂野、性解放式的律动在 BDSM 风格的现场编舞的衬托下蔓延开来;其二是歌曲《Faceshopping》中机动的重复——“My face is the front of shop / My face is the real shop front / My shop is the face I front / I’m real when I shop my face”直截了当地表达了对真实身份的反思。“这是一场用艺术形式呈现自我的探索。究竟是用漫画还是用Instagram塑造自己的网络形象?这能不能跟坦率地展现自己?” 显而易见,绝对不能。

Sophie -《Faceshopping》

Sophie 的艺术作品中最突出的特点,就在于她希望在一个安全区中奋力寻找最初的自己,并欢迎她的听众们加入进来。“我愿意创造一个能容纳表达交流的空间:自由、音乐性、堕落的空间。不是物质上的堕落,而是完全无拘无束的表达。我试过寻找这样的地方,去过类似Berghain之类的地方了解他们是如何存在的,但可惜的是他们的根基并不吸引我,和流行文化并不相关。”她的新一轮巡回演出或许弥合了现实和理想的差距,但 Sophie 并未提及这是否来自柏林或伦敦地区酷儿夜生活的启发。“我从来没有特意设定卡拉OK和变装皇后风格的表演。我根本不感冒。我总在梦想着打造一片酷儿交流的空间,能包容性别的流动,多样性的共存,无视性别,充满活力……我想我刚开始做音乐的时候,伦敦的夜店中充斥着男性主义的气息。所以我真的想做出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努力为大众开辟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看到她的演出现场之后,我们想她的愿望真的实现了。

Simone Rocha 罩衫,Y/Project 上衣, Erika Cavallini 短裤,古着长裤来自 The Contemporary Wardrobe Collection,Costume studio 鞋靴

这种愿望驱使着 Sophie 在过去的两年半间选择在洛杉矶安家,她希望能尽快回到那里。 “我在洛杉矶感受到了其他城市所远不能及的开放包容,我的朋友在洛杉矶,我的小团体在洛杉矶,我们能彼此接受,投入到交流对话中去。我能在这里获得工作的时间和空间,能从很多人身上汲取灵感。”周围都是业内的大艺术家,其中很多都跟她有合作,一切都意义非凡。“我在洛杉矶感觉很好,”Sophie 心平气和地结束了对话。但就像有个孩子曾经说过的那样,也不全是感觉良好。

Pringle of Scotland 夹克,古着衬衫来自 The Contemporary Wardrobe Collection,Martine Rose 长裤,Swarovski 耳环

Credits:

作者:Ryan White

摄影:Lea Colombo

造型:Emilie Kareh

发型:Cyndia Harvey@Streeters

化妆:Niamh Quinn@LGA 使用 Chanel 米色时尚系列润色乳

摄影助理:David Mannion

造型助理:Camille Marchand.

发型助理:Blake Henderson

化妆助理:Libby James

翻译:徐善来

关注我们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