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9分钟,他们为了钱脱得一丝不挂。

有时候,很多感触并不需要长篇大论。

一个镜头,一句台词就可以让人泪如泉涌,无力反驳。

比如这部短片——

《现实列车》

时长九分钟的短片,用一个形式过完了所有人的一生。

人生是一趟有去无回的列车,我们分坐在不同车厢内,遇见的朋友、环境也各不相同。

这列火车里,每一节车厢都坐着乘客。

随着进一步细化,我们会发现,这两节车厢的旅客身份地位差距悬殊。

仅司机之后的“头等车厢”坐着身着西服洋裙的先生女士。

展开剩余87%

下APP,领双11红包

他们面容平静,喝茶看书,举止优雅。

之后的“普通车厢”站着一群活泼喜悦的平民。

他们欢天喜地,搂猪抱鸭,吵吵闹闹地挤在一起。

也许你会说:这有什么奇怪的?

头等舱,经济舱,商务座,二等座,火车飞机按环境服务卖票,不是很正常吗?

没错,有需求才会有供应。

当我们解决了最基本的生存问题,环境服务紧随其后就到了。

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无可非议。

贵妇人的小狗跑进了车长室,车长正在一堆仪表前紧张工作。

两人因狗结缘,跑到隔间干柴烈火,丢下只会挖煤的小工。

在国家和平,社会安定时,一切都有条不紊的发展。

富人喝茶看报,穷人载歌载舞。

但是,小工的手忙脚乱,让稳定向前的列车出了问题。

火车迅速消耗着资源,开足马力向前跑。

撞了吃草的牛,跑断了架在山谷间的桥。

终于,在上高山时,这个“社会”不安定了。

火车的动力不足,上不去高山,不断下滑,但身后的桥断了,把他们逼上绝路。

小工跑出来和大家说明情况,靠前的富人区首先得到消息。

有人二话没说,来到后面车厢,拿走妇人的帽子,当燃料扔进炉子,火车的确往上走了一点。

富人欢呼,燃料补给找到,重获希望。

他们又来抢“燃料”,穷人聚在车厢尾部,像一群走投无路的食草动物。

当富人拿出钱,示意与他们交换后,他们喜笑颜开。

于是,一场交易开始。

用衣服换钱,用物品换钱,甚至孩子都换了钱。

这场交易逐渐显露出它的本性:剥削

为了钱,穷人把他们的车厢都拆了,只剩脚下的板子。

为了钱,他们脱光自己的所有衣物,最后都退回原始人。

其实这一切,我们都懂,我们也知道自己都是其中的一员。

这列火车应该在多几个车厢,多几个被剥削的车厢,以及装牛羊的车厢。

最后的是等待剥削的,一节一节一层一层的成为前面车厢的食物及燃料,这是生存等级。

除了物种的生存等级外,同物种的动物还有社会等级。

虽然我们宣讲人人平等,但反过来想,如果真平等了,谁还去废那一口气?

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在社会发展时逐渐形成,并越来越难以逾越。

十年前的“寒门难出贵子”已成事实,但高考还是很多山区穷苦孩子的不多出路之一。

同比其他出路,学习是成本低又较可靠的一条出路。

但大城市的学习环境与资源,是很多地方三线城市所无法拥有的。

更别提山区的孩子了,所以很难。

寒门状元要比别人付出的更多,但请感谢不服输的自己,而不是贫穷。

是你寒窗苦读,是你囊萤映雪。

坚韧顽强虽拜贫穷所赐,但这是被逼的。

仔细想来,很多苦,是为了弥补先天的不足。

这也是一大部分人对生子的犹豫不定:我过得都这么难,为何还要让孩子受罪?

人与人的不平等是的确存在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尽管他们不明真相,为了钱也不问缘由地牺牲着自己的一切。

当最后一无所有后,富人无情的抛弃了他们,并拿走之前钓鱼的饵料。

我想,大部分人都在普通车厢里出生成长,成家死亡。

我们偶尔可以窥视头等车厢的生活,道一句:富人的世界我不懂。

却无力改变什么。

我也熬不出什么安慰大家的鸡汤,这个事实让我找不到反驳的缝隙。

我只想知道:如果有一百节车厢,我究竟在哪一节?

如果必须抛弃,我离被抛弃还有多远?

我并不奢望更换车厢等级。

但希望可以通过后天努力,换得靠前的车厢与座位。

兴许还能靠窗。

电影工厂(ID:vipidy)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