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任泽平:中美经济实力对比

作者:任泽平 罗志恒 华炎雪

来源:泽平宏观

导读:中美贸易战爆发前后,关于中美竞争力的比较主要有三种观点:1)过度膨胀派,认为中国综合国力已经超越美国,中国有实力全面挑战美国;2)过度悲观派,否定中国制度、文化,认为改革进入深水区而难以推进,内忧外患导致中美差距只会越来越大;3)理性客观派,主张全面、客观、理性分析中美的竞争力,认为通过进一步改革开放中国有可能实现高质量发展,持续追赶美国,不断改善民生,迈向发达国家行列。中美的差距有多大?体现在哪些方面?我们将从经济、科技、军事、教育、营商、民生等各领域全面对比中美实力。本文从经济实力方面客观分析中美差距,肯定进步,正视问题。

中美经济比较: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

中国当前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占全球的经济份额不断扩大,与美国的GDP规模差距不断缩窄,但仍未改变“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的基本现状。假定中国GDP年均增速6%,美国GDP增速2%,2027年即十年后中国GDP总量预计将赶超美国,但人均GDP、生产效率差距仍较大,城市化水平、产业结构、金融自由度、企业竞争力与美国比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军事、政治影响力不及美国。中国必须立足于国情,客观、理性地看待与美国的差距,大力度推进改革开放,提高综合国力。

展开剩余93%

下APP,领双11红包

1、GDP 规模:中国占全球份额逐步扩大,与美国差距缩小

中国与美国GDP规模差距快速缩小,预计2027年中国GDP总量赶超美国。2017年中国经济规模达12.2万亿美元,经济增速6.9%,占世界15%。美国经济规模为19.4万亿美元,经济增速2.3%,占世界24%。如果中国按照6%左右的增速增长,预计到2027年前后,中国有望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中国经济规模已为全球第一。2014年中国经济规模(PPP计价)为18万亿美元,首次超过美国,2017年达到23.1万亿美元,美国为19.4万亿美元,两者差距在持续扩大。

2、人均GDP:差距巨大,中国仅为美国的15%

中美人均GDP差距巨大。2017年中国人均GDP达到8832美元,美国人均GDP为59484美元,中国仅相当于美国的15%。发达国家门槛是4万美元,人均GDP从8千美元到4万美元,美国用时约29年,日本用时32年,德国用时30年。根据普华永道和世界银行的估算,中国在2050年人均GDP为3.73万美元,美国为8.78万美元,届时差距仍然巨大。按照十九大的规划,中国未来三十年发展蓝图: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3、经济产出效率:中国全要素生产率、劳动生产率均不及美国,每单位能耗创造的GDP低于美国和世界平均水平

中国经济正从高速增长转为高质量增长阶段,更加依赖全要素生产率,但我国经济产出效率仍大幅低于美国。2014年中国全要素生产率(PPP计价)为美国的43%;2017年中国劳动生产率为1.3万美元,美国11万美元,中国约为美国12%。

中国GDP的创造效率低于美国和世界平均水平,能耗大,在主要大国中仅好于俄罗斯。2014年,我国每单位能耗创造的GDP为5.7美元/千克油当量,美国为7.46美元/千克油当量,世界平均水平为7.9美元/千克油当量。

4、投资与消费:消费对我国经济的贡献度上升,但投资仍占较大比例;美国为典型的个人消费驱动型经济

按照支出法,2017年中国居民消费率为39.1%,低于美国的69.1%;最终消费支出占GDP的53.6%,投资占比依然较高。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中国居民的消费需求始终没有得到显著提升,居民消费率(居民消费占GDP比重)一直处于偏低水平,特别是2000—2010年间,居民消费率从46.7%持续下滑至35.6%的历史低点,2010年之后虽然有所回升但仍然处于相对低位,2017年为39.1%。同期美国的居民消费率高达69.1%,英国也达到了65.5%,欧元区平均为54.6%。即使与经济发展处于相似阶段的国家和地区比,中国的居民消费率也明显偏低,2016年金砖国家(不包括中国)居民消费率平均为58.5%,高出中国近20个百分点。

近期在居民杠杆过高、房价高企、资本市场下行财富效应消失的背景下,居民消费降级,需要提高居民收入分配占比、提高民生社保财政支出解除后顾之忧、通过政府再分配降低收入差距、通过放宽市场准入和竞争增加优质产品和服务供给,促进居民消费。2017年资本形成总额占比为44.4%,对投资依然高度依赖,推升杠杆率上升;美国的私人投资占比16.6%。

5、国际贸易:中国货物出口额全球第一,货物贸易顺差,服务贸易逆差,中美两国对进出口依存度均有下降

中国货物贸易出口额全球第一,货物贸易顺差,服务贸易逆差。2017年中国货物出口金额为22635亿美元,占全球的12.8%,高于美国的8.7%(德国8.2%,日本3.9%),连续九年为全球第一大货物出口国。中国货物进口金额18410亿美元,顺差为4225亿美元。服务出口金额2281亿美元,进口金额4676亿美元,贸易逆差为2395亿美元。

美国货物贸易逆差,服务贸易顺差,其中对华货物贸易逆差占比46%。2017年美国货物出口金额为15534亿美元,进口金额23608亿美元,贸易逆差为8075亿美元。服务出口金额为7977亿美元,进口金额为5425亿美元,贸易顺差2552亿美元。其中,美国对华货物贸易逆差为3757亿美元,占美国货物贸易逆差的46.3%,超过后九个经济体之和(42.3%);对华服务贸易顺差385亿美元,占美国服务贸易顺差的15.9%,排名第一位,这是由两国的经济发展阶段、比较优势和全球价值链分工决定的。

中美两国对进出口的依存度均有下降,中国下降幅度更大。中国进出口总额/GDP自1978年尤其是2000年加入WTO以来,快速提高,在2006年达到最高点64.2%,其后持续下降,2017年为33.6%,进出口依存度下降,较最高点下降了30多个百分点。中国货物贸易顺差整体持续扩大,净出口/GDP在2007年达到7.5%后下行,2017年为3.5%。美国进出口总额/GDP持续增加,到2011年达到最高点30.9%,近年来有所下降,2017年为27%。美国净出口在1971年首次转负后,除80年代末因日美贸易战而有所缓和外,大部分年份均为负数,在2006年净出口/GDP达到-5.5%,其后逆差缩窄,2017年为-2.8%。中美贸易战并未爆发在美国逆差最严重的2006年前后,而在缩窄的2018年,可见缩减贸易逆差只是美方发起贸易战的借口。

6、产业结构:中国第三产业低于美国30个百分点,但金融业占比略超美国

中国第三产业占比低于美国30个百分点,美国服务业占绝对主导。2017年我国三大产业占GDP的比重分别为8%、40%和52%,美国三大产业占GDP比为1%、17%和82%。从劳动力分布看,2017年中国三大产业就业人数占比为27%、28.1%和44.9%;美国三大产业就业人数占比为1.7%、18.9%和79.4%。

农业方面,中国第一产业增加值和就业占比均偏高,但效率偏低,机械化、规模化程度偏低,更多依靠化肥,中国小麦、棉花单产高于美国,但大豆、玉米的单产和总产量远低于美国,我国广义粮食自给率84%低于美国的131%。第一,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7年我国玉米和大豆的单产均为美国的56%。第二,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数据,2016年我国玉米产量的2.3亿吨,美国为3.8亿吨,中国产量相当于美国的60%;小麦我国产量为1.3亿吨,相当于美国的2倍;大豆产量1196万吨,仅相当于美国的10%。第三,就粮食自给率而言,2016年我国狭义粮食自给率为95.4%,美国为121%;我国广义粮食自给率为83.9%,美国为131.2%。第四,中国每公顷耕地消费的化肥为美国的3.7倍,每100公顷耕地的拖拉机台数为美国的1/3。

中国制造业占GDP和出口的比重均大幅高于美国,但中国高端服务业出口占比低于美国。2017年,中国工业增加值为41452亿美元,占GDP的33.8%,制造业增加值为35932亿美元,占GDP的29.3%;美国工业增加值28692亿美元,占GDP的14.8%,制造业增加值为22443亿美元,占GDP的11.6%。2015年中国制成品出口占商品出口比重为94.32%,高于美国20个百分点,高端服务(含旅游、知识产权、金融保险和通信信息服务)出口占比为34.6%,比美国低近30个百分点。

中国工业产能利用率整体低于美国,2017年因国内去产能而略高于美国。2013年以来,中国工业产能利用率整体上低于美国,但去产能取得进展,2017年产能利用率达到76.85%,高于美国的76.12%。其中,煤炭、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中国为79.6%,美国为78.42%;黑色金属冶炼加工,中国为77.7%(有色金属冶炼及加工79.4%),美国为77.41%;汽车制造业,中国为81.05%,美国为77.68%;电器机械和器材制造业,中国为78.3%,美国为72.69%;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中国为78.25%,美国为70.15%。

中国的钢铁产量约为美国的10倍,但中国的原油产量及自给率仅相当于美国的1/3和1/2。2017年中国、美国的钢铁产量分别为85007和8161万吨,中国是美国钢铁产量的10倍。2017年中国和美国的原油自给率分别是32.2%和65.5%,中国仅为美国的一半;中国和美国的原油产量分别为1.9和5.7亿吨,中国是美国的1/3;中国和美国原油消费量分别为5.9和8.7亿吨,中国是美国的2/3;2013年中国页岩气藏量134万亿立方米,美国页岩气藏量131.5万亿立方米;中国技术可开采量32万亿立方米,美国为33万亿立方米。

中国金融业占比略超过美国,房地产业占比约为美国的一半。2017年,中国金融业占GDP的7.9%;美国金融保险业占GDP的7.5%。中国、美国的房地产与租赁业占GDP比重分别为9%和13.4%;其中,中国、美国房地产业占GDP的比重分别为6.5%和12.3%。

7、金融:中国以间接融资为主,美国以直接融资为主,中国金融自由度全球排名靠后,货币超发严重,股票市值约为美国的1/4,全球外汇储备中美元占比高达63%

中国以银行主导的间接融资为主,风险偏好低,倾向于向国企、传统低风险行业放贷;美国以直接融资为主,风险投资发达,有利于推动实体经济和高科技的创新。2017年中国间接融资占比75%,直接融资占比25%;美国直接融资占比达到80%,间接融资约占20%。

中国金融业深化程度不够,自由度偏低,对外开放程度不够。根据美国传统基金协会2017年公布的金融自由度指数,中国金融自由度为20,全球排名120位,美国金融自由度为70,全球排名20位。

中国M2/GDP比重为美国的2.8倍,货币大量超发。2017年底中国货币供应量(M2)为24.8万亿美元,占GDP比重202.8%;美国货币供应量为14万亿美元,占GDP比重71.4%。

中国股票市场发展较晚,沪深两市总市值仅占美股的1/5。2017底A股总市值为8.7万亿美元,占GDP比重为71.2%;美股总市值已达42.6万亿美元,占GDP比重为165.7%。沪深两市上市公司共3485家,美股上市公司总数4773家。从股票发行与退市制度看,中国实行IPO审批制,公司上市程序复杂、用时较长,市场机制作用不能充分发挥;美国实行注册制,通过发行人和投资者的价格博弈可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从投资结构看,中国股市由个人投资者主导,中小投资者(证券账户资产量低于50万元)占比75.1%,羊群效应和非理性特征明显;美国股市由机构投资者主导,侧重长期价值投资。从股指行情看,A股表现出牛短熊长特征,上证综指在经过几轮暴涨暴跌后长期趋势并不明显;美国表现出“慢牛行情”,长期呈上涨趋势,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股市换手率为197%,美国股市换手率为116%。分行业看,中国各行业市值均低于美国,但材料、工业、房地产和金融行业相对市值较高,电信业务市值与美国差距较大。

美元为国际储备货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占比高达63%,人民币占比仅为1.2%。2017年中国IMF投票权份额6.41%,美国为17.46%,具有一票否决权。2017年底中国外汇储备为30667亿美元,美国外汇储备为1233亿美元,中国为全球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占比约25%。2017年全球外汇储备中,美元占比62.7%,人民币占比为1.22%,欧元占比20.1%,日元占比4.9%,英镑占比4.5%,加元占比2%。

中国总储蓄率高于美国,但美国贷款利率低于中国,吸引外商投资规模高于中国。2016年,中国总储蓄率47%;美国总储蓄率为18%。2018年7月,中国短期贷款利率4.35%,美国联邦基金利率1.91%。2017年,中国吸引外商直接投资1363亿美元,美国吸引外商直接投资2773亿美元。2017年中国对外投资1019亿美元,美国对外投资4244亿美元。

8、企业竞争力:中国进入世界500强的数量比美国少6家,但国企多民企少,集中在资源垄断性行业及金融部门,美国在生命健康科技领域上榜企业较多

中国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数量不断接近美国,但国企多民企少,集中在资源垄断性行业及金融部门,美国在生命健康领域上榜企业较多。2018《财富》世界500强企业排名显示,我国上榜公司数量连续11年增长,达到120家,其中,国企有83家,民企仅37家;美国有126家上榜。中国有三家企业进入榜单前十名:国家电网(第2名)、中国石化(第3名)、中国石油(第4名);美国沃尔玛零售商继续位列世界500强榜首。

从行业分布看,中国上榜的企业主要集中在金融业、能源、炼油、采矿、房地产和工程与建筑行业,生命健康、食品生产等行业上榜企业较少;美国上榜企业分布在金融、能源、电子、通信、装备制造等行业。互联网行业中,中国上榜的有3家(京东、阿里巴巴、腾讯),美国上榜的有3家(Amazon、Alphabet、Facebook);电子通讯行业中,中国有15家(鸿海、中国移动、华为、中国电信、联通等),美国有23家(Apple、AT&T、Microsoft、Comcast、IBM等);汽车制造领域中,中国上榜的有7家(上汽、东风、一汽等),美国上榜的有2家(通用、福特);航空、国防领域中,中国上榜数量与美国持平(均为6家);食品生产、生命健康行业,中国均无上榜企业,美国分别有10家食品生产类企业和12家生命、健康类企业上榜。

从盈利看,美国苹果公司排在第一位,利润483亿美元,中国进入利润榜前十的是四大国有银行。中国10家上榜银行平均利润高达179亿美元,利润总额占111家中国(包括香港,除中国台湾地区)上榜公司总利润的50.7%。美国上榜的8家银行平均利润为96亿美元,而利润总额仅占126家美国上榜公司的11.7%。

9、人口与就业:中国人口总量为美国的4.3倍,劳动参与率高于美国,老龄化率比美国低,但增速较快

中国人口总量为美国的4.3倍,老龄化率比美国低,但增速较快。2017年末我国总人口为13.9亿,美国为3.2亿,中国约为美国的4倍;中国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45人,美国为36人,中国约为美国的4倍;中国人口老龄化率为11.39%,美国为15.41%,但我国老龄化率的增速快于美国,过去十年中国人口老龄化率增速0.3个百分点/年,美国人口老龄化率增速为0.28个百分点/年;中美两国的男女比例为1.05和0.97。

中国劳动参与率高于美国,失业率低于美国。2017年,中国劳动力参与率为68.9%,美国为62.9%;2017年中国城镇登记失业率3.9%,美国失业率为4%。

10、城市:中国城市化率低于美国23.6个百分点,城市圈(群)的集聚效应低于美国

中国常住人口城市化率低于美国,户籍城市化率更低,应加快推进农民工市民化进程。中国五大城市群的集聚效应低于美国。2017年中国的城市化率为58.5%(户籍城市化率为42.4%),美国为82.1%。美国的大西洋沿岸城市群、五大湖城市群、西海岸城市群聚集的人口占全国比重分别为21.8%、14.5%和12.1%,高于中国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人口占全国比重的8%、10.9%和5.9%。美国三大主要城市群的GDP占全国比重分别为25.6%、13.8%和14.1%,高于中国三大主要城市群的10.1%、19.8%和9.8%。

美国主要城市群的特征如下:

(1)波士顿-华盛顿城市群:美国最大的商业贸易和国际金融中心

以波士顿、纽约、费城、巴尔的摩、华盛顿等11个州组成的超大型城市群位于美东海岸。该城市群总面积约45万平方公里,占美国面积的4.7%;人口7031万,占美国总人口的21.8%,是美国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GDP达到4.7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的25.6%。

(2)芝加哥-匹兹堡城市群:美国最大的制造业中心

以芝加哥、匹兹堡、克利夫兰、托利多、底特律等35个城市组成的城市群,分布于美国中部五大湖沿岸地区。该城市群区域总面积约63.4万平方公里,占美国面积的6.6%;人口4676万,占美国总人口的14.5%,GDP达到2.56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的13.8%。

(3)圣地亚哥-旧金山城市群:美国“科技之城”

美国第三大城市群位于西部太平洋沿岸地区,包括南加州、北加州两大城市群,分别以洛杉矶、旧金山为中心,辐射整个加利福尼亚州。区域总面积约40.4万平方公里,占美国面积的4.2%;人口3925万,占美国总人口的12.1%;GDP达到2.6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的14.1%。

中国主要城市群的特征如下:

(1)京津冀城市群

京津冀城市群由北京、天津两个直辖市和河北省11个地级市组成。区域总面积约21.6万平方公里,占中国国土面积的2.3%;2015年常住人口1.1亿,占中国总人口的8%,城镇化率62.7%;GDP达到7.5万亿元(1.1万亿美元),占中国GDP的10.1%。

(2)长三角城市群

长三角城市群包括上海、江苏省、浙江省共26个城市。区域总面积约21.17万平方公里,占中国国土面积的2.2%;2015年常住人口1.5亿,占中国总人口的10.9%;2016年GDP达到14.7万亿元(2.2万亿美元),占中国GDP的19.8%。

(3)珠三角城市群

珠三角城市群包括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东莞等14个城市。区域总面积约11.76万平方公里,占中国国土面积的1.22%,2015年常住人口8162万,占中国总人口的5.94%,GDP达到7.3万亿元(1.09万亿美元),占中国GDP的9.8%。

11、资源能源储备:中国人均耕地和水资源低于美国,能源自给率逐年下滑,能源进口占比约为美国的2倍

我国耕地面积为美国的78%,人均耕地面积为美国的19%,人均可再生水资源为美国的23%,能源自给率逐年下滑,能源进口占比约为美国的2倍。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15年美国耕地面积为152.3万平方公里,占土地面积的16.65%,是世界上耕地面积最大的国家,人均耕地面积为0.47公顷。我国耕地面积为119万平方公里(约合17.85亿亩),占土地面积的12.68%,人均0.09公顷。美国耕地面积和人均耕地面积分别为我国的1.3和5.2倍。2014年,我国人均可再生水资源为2062立方米/人,相当于美国8846立方米/人的23%。我国能源消耗进口占比逐年上升,自给率逐年下降,与美国近年页岩气革命以来形成鲜明对比,2014年中国能源进口占比为15.02%,相当于美国7.31%的2倍。

12、财政:中国宏观税负略高于美国,赤字率和政府债务率低于美国,考虑到隐性债务较高和社保水平偏低,财政压力较大

2015年中国的全口径宏观税负为33.9%,略高于美国的33%。中国的财政赤字率和政府债务率低于美国,但是隐性债务较多,中国的社会保障和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仍低于美国。2017年中国财政赤字率为2.9%(目标赤字率3%),低于美国的3.5%。根据BIS数据,中国政府的杠杆率为47%,低于美国的97%。

13、军费:美国军费开支全球第一,为中国的3倍

当前,新兴国家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经济大国的身份崛起,其政治影响力、军事实力相对于经济实力而言还存在很大差距。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数据,2017年中国军费开支2280亿美元,排在第二位,占GDP比重1.9%;美国军费开支为6950亿美元,占GDP比重为3.6%,占全球40%,是中国的3倍。沙特694亿美元、俄罗斯663亿美元、印度640亿美元、法国578亿美元、英国470亿美元、日本454亿美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