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张灵甫为了不搅得黄百韬不安,竟把自己送上了绝路!

1947年5月12日早晨,鲁中大地飘荡着白色的雾纱。5点钟,国民党整编74师师长张灵甫率部由重山、艾山间渡过汶河,占领了黄鹿寨、佛山、三角山、马牧池等地。

13日晚上,华野1纵利用敌74师张灵甫等人的孤高自大心理和敌整25师师长黄百韬的自保心理向敌实施穿插。

结果,敌74师在山岗上。1纵在山坡上穿行。

敌74师副师长蔡仁杰站在山岗上望着山坡下行走的队伍,以为是他们的友邻整25师。感慨地说:“黄百韬如今行军也很神秘,也玩起战术了。不错,有长进。”

张灵甫说:“再长进,也长不到哪儿去,大不了是一只黑熊学爬罢了。”

蔡仁杰笑了:“如此说来,也该向师傅打个招呼,哪有从师傅门前不行礼之事?”

张灵甫大度地说:“算了,我们不跟他计较了,让他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别搅得他心里怪不安的。”

蔡仁杰说:“也好。”

不料,1纵政委谭启龙正在山坡下,听到山坡上的谈话,心中暗喜,马上下令部队飞速前进。他对手下几个师长说:“这个机会是稍纵即逝,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如果停下来,雾一散,张灵甫发觉他们议论的‘黄百韬’是我军时,便会用凶猛的火力向他压来,那时,我们处境将会十分危险。”

此时,9纵2师刘飞向谭启龙报告:“我已把第6团1个营带了进来,其余部队到重山山口,遭到宫庄敌人阻击,加上空中和地面炮火的阻击,前进受阻。”

谭启龙一听,脑袋乱轰,几乎要炸。他说:“这个节骨眼,怎么能停下来,停下来等于死,等于整个战役的失败,不管有多大伤亡,继续前进。”

谭启龙没有想到战场形势会变得这样快,说了一句“真是怕鬼偏遇上鬼”,立刻给司令员叶飞打电话汇报。

叶飞听后,斩钉截铁地对谭启龙说:“不要理睬敌人,继续前进,大家都很疲劳,但要克服,必须按指定时间到达指定位置。不然,我们就很被动。”

叶飞带1、3师前进。

13日晚11时,1师攻占塔山、尧山。此时,刘飞打电话向叶飞报告说:“到目前为止,我们已把整25师的阻击部队全部打跑了。第4团、5团和独立师都进来了。”

叶飞说:“请你告诉谭启龙、何克希同志,1师也占领了塔山、尧山。也就是说,我们1纵完成了穿插分割任务,切断了敌整74师与整25师的联系,打退了整65师的进攻。”

14日2时,独立师方升普率部趁着浓重夜色攻占天马山、界碑,与8纵王建安部会师。王建安8纵正从敌师和83师结合部插入,6纵从鲁南白彦地区星夜兼程赶至垛庄。第9、4两纵依旧正面抗击敌74师。

14日上午,第1纵独立师、第2师不顾牺牲,猛攻孟良崮。

叶飞命方升普、刘飞两师,以1个团的兵力从下面阻击整25师,其它5个团的兵力全力攻击。

强大攻势下,张灵甫带着部队向后撤退。

解放军各部立即趁势推进,就这样完成了对敌74师包围态势。从此,张灵甫想跑也跑不脱了,很快,就葬身在孟良崮山上。

其中,华野1纵成功实施穿插,把敌74师和敌整25师隔开,是整个战役的关键。而他们的成功,竟然是张灵甫的大意和“大度”造成的。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