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万亿备付金集中缴存大限临近:机构减少补贴,支付牌照价格缩水

文/管丽丹 程维妙 编/李悫

1月14日备付金全额交存大限在即,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近日对搜狐财经“公司深读”表示,已完成100%集中交存工作。业内人士提供的统计数据也显示,目前完成缴存的机构在九成以上。

由于备付金交存比例是阶梯式递增,前后共历时了近两年时间,支付机构已有充足预期,也消化了大部分影响,但业内人士表示,支付机构因此出现的收入缺口是无法忽视的,尤其对于以预付卡等“吃息差”业务为主业的机构而言影响更甚。同时,支付机构与银行的议价权消失,成本压力已开始向用户端传导。近半年多来,支付机构的牌照价格持续缩水,对用户的补贴优惠政策也陆续减少。

对于转型方向,业内人士认为,支付机构需要加强多元化业务的能力,依靠积累的用户量,带动更多的增值服务。在C端支付短兵相接的情况下,B端仍有较大开发空间。

超九成机构完成全额交存

本月初以来,第三方支付机构相继通报着同一件工作的进展:备付金全额交存。

据搜狐财经“公司深读”不完全统计,1月5日,随行付、度小满金融旗下的百付宝等机构宣布已全部完成备付金100%集中交存工作;1月7日,易宝支付表示已于2018年11月12日实现备付金100%集中交存;1月9日,中金支付宣布于近日完成备付金集中交存工作。

另外,支付宝、富友支付、平安壹钱包等第三方支付机构也对搜狐财经“公司深读”确认,已按要求完成备付金集中存管等工作。

移动支付网分析师慕楚向搜狐财经“公司深读”表示,目前各支付机构的备付金缴存情况良好,许多机构已经发布了公告。支付百科首席评论员寇向涛称,目前完成缴存的机构在九成以上。

(截图来自一家支付机构的招股文件)

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的起点时间要追溯到2017年初。2017年初,央行提出,第三方支付机构需要通过商业银行将部分客户备付金交存至央行,自当年4月17日开始执行。与之对应的,央行从2017年6月开始在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中新增了“非金融机构存款”项目,也就是第三方支付机构交存到央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公开机构的交存额。

而后央行又在2017年年末和2018年年中两次提高了备付金交存比例要求,交存比例按月逐步增加。根据最新规定,支付机构到2019年1月14日要实现100%备付金集中交存。

交存规模已达1.24万亿

之所以要交存备付金,是出于安全考虑。业内人士介绍,所谓“客户备付金”,是非银行支付机构预收客户的待付货币资金,不属于支付机构的自有财产。当平台用户足够多、支付规模不断增长的时候,这笔资金的规模就会十分可观,是不少第三方支付机构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运作好这笔不要利息的负债,也成为支付机构一门划算的“生意”,甚至有一些机构违规挪用备付金用于高风险投资。加上此前机构分散存放备付金,平均开立的帐户超过10个,也存在风险隐患。

说到备付金存管,不得不提的还有“断直连”。在1月9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央行支付结算司司长温信祥表示,备付金存管和“断直连”直接相关。“断直连”指的是切断支付机构和银行的直连,由于“直连”缺乏风险屏障,且资金信息高度不透明,成为监管整治的重点。

央行在2018年年中的通知中同时提出,支付机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在法人所在地央行分支机构开立“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并于开户之日起2个工作日内将原委托备付金存管银行开立的“备付金交存专户”销户。这被市场看作同样是“断直连”大限。

温信祥进一步透露,支付机构“断直连”工作目前进展顺利,截至2018年底,支付机构与银行间合作开展的支付业务99%已经通过网联、银联处理,这为备付金集中存管打下了坚实基础。支付机构在上述公告中也纷纷表示,已完成或将在1月14日前完成“断直连”及备付金销户工作。

(截图来自央行官网)

搜狐财经“公司深读”在央行官网看到,截至2018年11月末,支付机构交存的备付金已达1.24万亿元。

支付牌照价格缩水

备付金全面交存政策发布后,一个最明显的表现是,近几个月来支付机构的牌照价格持续缩水。支付百科首席评论员寇向涛告诉搜狐财经“公司深读”,以往支付牌照的价格溢价高,市场处于有价无市状态,而目前基本是“无价无市”。

尽管不少支付机构都表示已经在进阶式交存备付金的过程中有了充分预期,并消化了其影响,但备付金利息收入减少总额仍是个无法忽视的数字。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分析称,在不考虑集中存管的情况下,据估算,2017年支付行业备付金利息收入约在70亿元左右;2018年约在80-90亿之间。

这意味着支付机构收入有了一个缺口。腾讯研究院副秘书长杜晓宇进一步表示,备付金集中存管对所有的支付机构都有影响,从收入占比上看,预付卡企业受影响较大。

寇向涛也表示,预付卡是以息差为主要收入来源,现在集中缴存政策下发后,该类企业最主要的营收将不复存在。

在预付卡业务领域较为突出的汇付天下便是一个例子。从其披露的数据看,2017年备付金利息收入6160万元,占其净利润达45.86%。

疯狂补贴时代渐远

体量相对较大的支付机构也很难“毫发无损”。易观分析师王蓬博向搜狐财经“公司深读”介绍,第三方支付机构基础利润主要是两部分,一是备付金利息收入,二是费率收入。

就在近日,第三方支付市场“双寡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先后打响抵制服务商“零费率”保卫战,即被认为有备付金全面上缴后企业成本压力的考量。

具体来看,微信支付表示要求部分通过费率补贴等形式向商户宣传“零费率”、“低费率”收单技术服务的服务商,于2月1日前完成整改;支付宝则是从2月1日起恢复商家收款0.6%的标准费率,此前支付宝曾在2016年将这一费率优惠到0.55%。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目前在移动支付市场的合计份额超过九成。

事实上,二者的“开源节流”在更早前已有苗头。2018年年中,微信宣布从当年8月1日起对通过微信支付进行的信用卡还款每笔收取0.1%的手续费;而后在11月,微信又透露将上调民生银行卡提现手续费,双方打起“口水仗”,支付机构与银行在费用定价上的矛盾浮出水面。

王蓬博分析称,备付金上交央行后,支付机构和银行谈判的筹码减少了。“虽然支付机构开始走网联,但是用银行的接口,要付给银行费用,这个还是各家支付机构和银行谈,市场上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因此谈判筹码少了之后,相当于支付机构的成本上升了。”王蓬博说道。

薛洪言也认为,携备付金存款优势,支付机构不仅可以获得利息收入,还可以就渠道费用与银行讨价还价,获取更优惠的费率,备付金集中存管后,银行失去了备付金存款,也就没有动力在手续费上让步。

(图片来自网络)

与银行议价权的消失,可能比失去显性利息收入对支付机构冲击更甚。而从上述表现来看,机构的这个压力已开始向用户端传导。

薛洪言表示,在此前略显畸形的市场结构下,支付机构依靠备付金获得了丰厚的利息收入和较低的通道费率,从而可以采用“羊毛出在猪身上”的互联网打法,对用户免费;但随着一切正本清源,或许羊毛终究要出在羊身上了。

“支付行业开始步入规范化经营阶段,而某种程度上,第三方支付行业基于各种监管空白给予用户的各种免费补贴,也正在离我们远去。”薛洪言说道。寇向涛也认为,以往支付机构是以备付金的息差去补贴用户,在支付体现方面都没有进行收费,但后期备付金缴存以后,未来各种支付利率可能会出现增加。

B端市场是一大蓝海

历史改写的同时,也蕴藏着机遇。王蓬博提到,一些新兴市场还有很大的空间,比如跨境支付,费率相对国内的水平更高,因此占领新市场是一个转型方向。

另一个方向,则是向B端服务加码。公开资料显示,支付机构早已将目光投向B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此前加大对线下服务商的扶持力度即是一个表现,银联商务、快钱等机构也在为零售、物业、医疗等数十个行业精准定制“支付+行业”解决方案,满足场景化需求。

但与C端支付的激烈厮杀相比,支付机构在B端仍相对低调。王蓬博分析称,To B是一个趋势,之前没有做出规模是因为对安全性要求较高,且收费较低,支付机构不赚钱,普遍是银行在做。

“现在小的B端客户较多,数量在增加,各家支付机构的技术能力也在提高,都在开发B端,整体的信息化也能够降低大家的成本。所以在这块可能也和跨境一样,是争夺的重点。”王蓬博说道。

此外,依靠积累的用户量,带动更多的增值服务,也是支付机构可以增加收入的一个渠道。王蓬博表示,增值服务就是“支付+”,一方面可以带动金融的增值,金融供应链比较长,能够在借贷、征信等方面有所拓展;另一方面能够带动商业的增值,完善商业化闭环,全部信息化之后,能够更多带来依靠数据的增值服务。慕楚也认为,有能力的支付机构可选择上浮做金融增值服务,能力较差的,就需要放下身段发展聚合支付等模式。

综合来看,未来支付机构需要加强多元化业务的能力,尤其是对备付金依赖比较大的支付机构。

平安壹钱包CEO诸寅嘉表示,随着备付金集中存管、断直连等监管政策的持续推进,支付行业必然会有一段行业阵痛期,但这也推动行业向更为纵深的科技服务方向的转变。他强调,当支付机构科技实力足够强,触达的行业领域和场景足够多,就能获得更多服务性收入,更容易脱离备付金模式。

“支付行业的下半场竞争将从广度走向深度,具备金融科技创新能力和服务思维的中小支付机构势必将迎来新的发展阶段。”诸寅嘉说道。

一位支付机构内部人士也对搜狐财经“公司深读”表示,备付金缴存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支付机构转型加速了,为了使自身营收结构多元化,不得不探索新的业务模式,并不断改进自身产品、服务及市场策略,这也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业内人士还普遍谈到备付金管理办法修改问题。在上述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央行副行长范一飞透露,第三方支付机构支付备付金管理办法需要做出修改,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寇向涛认为,未来管理办法可能从两个方面进行升级。一方面是备付金是否需要100%缴存,百分比值得再商榷;第二方面,客户备付金在法律支撑上,是否可以存于央行的并表里面,可能需要补充对应的一些法律。

【“公司深读”系搜狐财经精心打造的品牌栏目,聚焦公司报道与深度调查报道。若有意接洽搜狐财经采访、爆料等事宜,请发邮件至biznews@sohu-inc.com】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