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牛市,套路太多

来源:寻瑕记

关于牛熊多空的争论从本轮行情伊始就甚嚣尘上,从鸡犬升天的趋势性行情走到个股分化的结构性行情也只用了短短几个月,信息加速度支配下,演化越来越快的市场里,有些趋势改变了,有些套路一直没变。

套路一 花式减持频现

彼得林奇说:“有很多理由导致公司管理人员卖出自家公司的股票,但内部人士购买股票只有一个原因:他们认为股票的价格被低估了,他们相信最终的股价会上涨。”

这些年我们听过五花八门的减持理由,前有九州通技术总裁“为孩子交学费”短线交易,后有万丰奥威实控人为“慈善事业的捐赠需求”减持,还有游久游戏二股东和三股东结婚,为“不影响大股东地位”而减持,以及本轮的某老板,减持自家股票后问“买哪家股票比较好?”相比之下,“改善个人生活”都算是稀松平常。

开年以来A股市场的接连上涨,大股东和产业资本纷纷加快了减持步伐。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两市共有428家公司发布了749份减持计划,估算减持市值近千亿元。随着市场回暖,减持数量出现加速趋势,3月以来上市公司已经发布了175份减持计划。

股民跑步进场,股东忙着减持。看似偏空的信号背后,可能蕴藏着真实的市场驱动。

2018年6月,市场信用风险爆发,股票质押不断爆仓,引发民企纾困热潮和监管“可延期,不强平”的窗口指导。

随着行情回暖,此前被暂时封存的“股票质押雷”慢慢解冻,叠加限售股集中解禁,主动减持,偿还前期借款者有之,强平重启,被动降杠杆者有之。“涨价去杠杆”,实际上是高杠杆资本的仓皇离场。

除了明面上的清仓式减持,还有中兴通讯大股东换购ETF的含蓄式减持。

据中兴通讯公告,控股股东中兴新拟以持有的不超过总股本1%的公司A股股份参与工银瑞信沪深30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份额认购。

股票换购,是指在ETF发行阶段,投资者通过指定券商,以持有的ETF的成分股直接认购ETF份额的投资方式。在以成分股换购ETF后,ETF募集成功,即可卖出ETF实现减持,减少对二级市场的价格冲击。

这种“换购式减持”在市场已有先例,早在2012年,海康威视第三大股东就以600万股公司股份换购等值华泰柏瑞沪深300ETF,被认为是“变相减持”,2016年多家上海国有上市公司以股票换购“上证国企改革ETF”,则为推进国资流动之举,但当时史上最严减持新规还没有出台,换购式减持的市场需求也并不茂盛。

减持新规对二级市场减持及大宗交易市场的冲击巨大,也催生了可交债、对赌、兜底、代持等多种夹缝中求生的减持模式,假以时日,在市场化春风的吹拂下,减持新规若有所松动,又将是另一番浪奔潮涌。

套路二 高管跑路 公司连板

2月1日以来,*ST毅达已收获19个涨停,公司股价也从1.69元/股一度攀升近150%,至4.19元/股,与此同时,上市公司深陷失控局面无法自拔,董事长跑路,管理层全员失联,主营业务停滞,董事会无法正常召开,控制权交接不畅。

2018年12月,*ST毅达公告称,公司大股东大申集团在与信达证券的质押式回购纠纷中,无法履行9.9亿元到期债务,且质押股权经司法拍卖两次均流拍,经法院裁定将大申集团持有的*ST毅达限售股股票2.6亿股作价5.05亿元,交付申请执行人信达证券抵偿债务人民币5.05亿元。

信达证券的资管计划通过司法裁定强制划转,持股24.27%,成为*ST毅达的第一大股东。

大股东被动变更的同时,公司董事长失联,管理层集体消失,上交所只能通过独立董事试图联系上市公司。

1月12日,*ST毅达4名独立董事接连公告称,接到上交所监管电话后与公司联系,但公司电话无人接听,原公司联系人辞职,新任董事长从未与独董联系过,独董无法与公司取得联系。

此后,独立董事代公司发出了一系列的风险提示公告和信息披露公告,直至2月27日,四名独立董事忍无可忍,发出《*ST毅达独立董事关于独立董事辞职的公告》,集体辞职。

另一方面,公司股价完全无视种种乱象,一路走高,半路接盘的信达证券苦口婆心5次提示公司相关风险,一是表明身份,说明公司的大股东是资管计划而不是信达证券本身;二是信达证券被动变成大股东管理人,并没有重组公司或变更主营业务的计划,未来还可能处置股份;三是上市公司也不配合信达证券行使股东权利,无法施加影响,四是提示了上市公司还存在主营停滞、巨额亏损、账户冻结、立案调查、暂停上市等诸多层面的风险。

尽管退市危机当前,股吧里依然充斥着“信达可能会在近期公布卖壳结果”“信达不会坐视公司退市”的声音,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股民对卖壳重组的幻想和炒作妖股的热情。

如果10个连板逼不出来董事长,那就再来十个。如果换一个大股东不能解决公司的问题,那就再换一个。

套路三 一手回购 一手配股

3月12日,招商证券公告,公司拟回购A股股票,回购金额不低于6.5亿元,不超过13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26.35元/股,比公告现价高近50%,回购股票拟用于后续实施股权激励。

同时,招商证券发布公开配股预案,公司拟按照每10股配售不超过3股的比例向全体A股股东配售,配股募资不超150亿元。

招商证券一手回购一手配股刷屏,被戏称为“我有醋,你有饺子么?”

市场人士则称,“每当券商觉得自己股价够高的时候,就会伸手跟股东要钱,只不过这一次招商证券说,要来的钱会拿十分之一用来拉股价”“连非公开发行的对象都找不到了,要到公开市场来跟全体股民要钱。”

对于招商证券而言,配股相较非公开发行的审核略宽松,发行周期短,充实资本金在下一阶段的科创板大战中对于券商的竞争突围也具有战略意义。

但对于持有招商证券的10万股民而言,如果放弃认购配股,则要承担被动除权带来的价格下跌,所以,要么在配股前卖掉股票,要么就老老实实交钱参与配售,用自己的真金白银帮招商证券“稳定市场股价”“实现股权激励”。

套路四 25亿天价分红,大股东独得20亿

同样是3月12日晚间,华宝股份亮出一份10派40元的利润分配预案,股息率高达10.56%。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拍手称快,事实上,合计24.64亿的现金股利中,大股东将分得19.98亿(税前),其他股东只能分得4.6亿元。

回顾华宝国际近年来的资本运作,只能用“老谋深算”来形容。

华宝国际2004年4月在香港收购力特,2006年6月完成借壳上市,而后进入大肆并购的快速扩张期,大股东在股价攀升的5年间7次减持,套现近百亿港币,持股比例降至40%。作为内地最大香精香料生产商,现金牛,业绩好,连年派息。

2015年6月公布年报,业绩大幅下滑同时停止派息,公司股价出现断崖式下跌,短短一个月光景,从8港元一路狂泻至4港元,2015年8月发布盈利预警,预计盈利下滑30%左右,股价跌至近年最低点2.26港元。

大股东随即在2015年底持续增持并启动私有化,以低估为由抛出了溢价仅10%的3.3元的超低价私有化方案,按照这个方案,大股东要约收购对应的公司总市值相当于102.5亿元,低于最近一期的净资产107.4亿元,把高抛低吸玩到了极致。

中小股东对低价私有化方案并不买账,但大股东“不加价不延期”,私有化虽然宣告失败,大股东却成功将持股比例从40%提升至逼近75%。

2016年,华宝国际将核心子公司华宝香精的注册地迁往西藏,借经济落后地区的IPO绿色通道“即报即审,审过即发”,华宝股份成功于2018年3月在A股上市。即便考虑IPO稀释,控股股东的持股比例已高达81.1%,这一耗时四年,历经“业绩洗澡-股价下滑-低位增持-低价私有化”的骚操作,以高比例现金分红,大股东落袋为安收场。

据上市公司称,截止2018年底,公司货币资金余额61.17亿元(扣除募集资金余额后,货币资金余额为47亿元),公司有能力实施本次利润分配。而2017、2018年,华宝股份净利润为11.48亿和11.76亿,合计23.24亿元,尚不足分红价款全额。

大A股教你做人

最能够代表牛市来(fen)临(hua)的信号,不是领跑全球的历史性涨幅,也不是业绩爆雷指数一路长红,打板指数高歌猛进,更不是曾经担心仙股遍地的A股已定向消灭了2元以下的非ST股票。

而是连你老家的亲戚都准备拿出首付甚至卖房抄底了,各路股神纷纷出来指点江山了,推销“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选股”的电话和推销配资的电话都变多了。

果决无情的市场先生,依旧在逐日的波动中给你报价,等你交易,教你做人。

“原来我司这么牛?”

据说这几天,好几个上市公司高管感慨,看了研报,才知道原来我们公司这么牛,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些业务。

某上市公司,有一小块业务司做LED路灯电源的,跟着年初这波行情大涨了70%,老板打听一圈懵了“原来我也是OLED概念股?”

某上市公司,主业不振连年卖资产保壳,用账上的闲置资金融资买入了几只券商股,一度浮盈近90%,并因投资类主业被市场认定为“科创概念股”。

“我是来炒股的,不是来考研的!”

柔性屏炒了一个月,边缘计算炒了一周,泛在电力物联网炒了一天,数字孪生炒了一个上午。

黑科技引领下的概念炒作越来越快,“新瓶装旧酒”玩得越来越溜,收盘前说可以炒异构计算、网络切片了,收盘后又说可以炒V2X、毫米波了,韭菜手里不再握着龙头战法和打板口诀,换成了学术论文乃至科幻世界。

索罗斯曾说,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问题是,跟你说“兄弟,来不及解释了,赶紧上车”的人,在仓皇跳车的时候,并不会拉着你一起走。

市场的归市场,凯撒的归凯撒

易会满首秀,提出了“四个敬畏”,敬畏市场、敬畏法治、敬畏专业、敬畏风险,是对于过去政策的全面纠偏。

两会期间,易会满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股市上涨是市场行为,不好评论。”

近期,两份看空研报发布,A股应声大跌,方星海则回应道“我们不评论这种事”。

敬畏与不评论之间,监管的风向悄然切变。

A股已近而立之年,屡经“名医坐诊”仍体虚苟病,虽孱弱,虽彷徨,虽牛短熊长,但“爱之适以害之”,不能再搞无微不至的“父爱式监管”。

在《救不出个牛市》里我们说,

要改变现状,答案不是出手干预指数的涨跌,而是让市场恢复流动性和赚钱效应,不是在事前将机构参与的意愿和途径纷纷扼杀,而是提高事后处罚的力度和威慑力。不是仓促反复的政策转向,让市场预期无所适从,而是在政策出台之际充分征询市场意见,做好情景推演,提高政策执行的一致性和可预期性。

把有形的手收起来,让市场自己进化。

说到底,赚钱才是硬道理。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