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有人的地方就有语言,有语言汇聚的地方,就有思想。”

文章原标题:《哭也词典,笑也词典》

“有人的地方就有语言,有语言汇聚的地方,就有思想。”

这句话出自韩国电影《词典》。

电影讲述的是朝鲜日据时期(1910年8月29日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为奴化朝鲜人民,实现殖民统治,修改朝鲜教育令,停止朝鲜语教学,让学生改学日语,并且在1940年2月开始实施创世改名政策。片中的主角为朝鲜语协会民间组织的成员,他们为了为保护本国语言和文字不被遗忘,发动民众一起完成朝鲜语词典的过程。

影片一开始,就是一个抱着词典原稿的男子在树林里狂奔,背后是一片枪声。

朝鲜已经被日本殖民压迫了,和我国东三省、台湾地区一样,从文化开始对国家进行彻底的殖民统治,抹杀所有本民族的文化——废除并禁止使用朝鲜语,让他们成为顺民。

学校统一使用日语教学,学生只要不小心说了朝鲜语,就要被棍打;大街上的店面也全部起了日文的名字;甚至连剧场也要挂日本国旗,上映说日本语的影片。

眼看着本民族的文化就要消失,有一群人站了出来,组织了朝鲜语协会。

柳正焕是这个组织的负责人。

柳正焕出身书香门第,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着强烈的民族意识和责任感,认为文字是民族的生命,语言是民族的精神。但遗憾的是,他的父亲是亲日派,他在家庭里既得不到理解也得不到认同。在这种情况下组织的朝鲜语协会,被政府打压,警察也经常来找他们的麻烦。

与此同时,另一个主角金判秀出身市井,有过犯罪前科,在电影院当保安,还唆使以前在监狱的兄弟混进去偷东西,然后被抓包开除。总之盲流一个。他的儿子德陈在学校因为说了朝鲜语被打,因为长期拖欠学费马上要被退学,女儿还没上小学,一家人维持基本生活都难。对于他而言,国家大义、民族精神都太遥远了,当务之急是找一个新的工作养家糊口。

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就这么阴差阳错地凑到了一起,为着同一个目标——编写朝鲜语词典。

电影有趣的双主角设定,一个是救国书生,一个是市井盲流,但在国家动乱的时候,谁也没办法独善其身。

起初他们俩互相看不顺眼。

在柳正焕眼里,金判秀是市井愚民,只顾自己,德行不端,可以为了蝇头小利出卖同伴甚至国家,丝毫不值得同情,也无可救药。

而柳正焕做的事情在金判秀眼里毫无意义,他看不惯柳正焕高高在上的知识分子模样,觉得他不过是螳臂当车。在金判秀眼里,把各种方言都收集起来,还要开会确定一个所有人都认可的官方发音(就是普通话)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毕竟他连字都不认识,10年的时间,攒钱才对,攒语言干吗?

然而,随着收集工作的展开,两个人之间的矛盾逐步化解,两个阶级终于站到了一起。

金判秀叫来自己认识的朋友(来自全国各地)帮助他们收集方言,柳正焕开始教金判秀读书识字。识字之后,金判秀整个人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他第一次看懂了街边店铺的招牌,一路走一路读,开心得不得了;第一次深夜窝在书店看书,被书里的情节感动得泪流满面,并且想到了自己的经历,他明白了那句话——哭也词典,笑也词典。从这以后,他们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

整部影片表现的都是语言对于民族的重要性,和普通的爱国主义电影不同,整体的故事更细腻,情绪更为暗涌。电影从头到尾都在强调同一个主题——语言是民族的精神。

对于金判秀而言,一开始感受到的只是肉体的折磨——没饭吃,没工作做,国家动荡,直到后来,他能识字读书,读到第一本书(电影中给了特写镜头)《好运的一天》,被里面的情节所打动,那一刻才有真正的灵魂上的觉醒。

《好运的一天》是韩国作家玄镇健创作的一篇现实主义短篇小说。 主人公是个黄包车夫,他的妻子生病了,但是为了挣钱,他依旧在大雨天坚持外出工作,幸运地赚到了一些钱,当天晚上,他和朋友在外面喝完酒,准备回家跟妻子宣布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发现生病的妻子已经死了。

这个好运的一天,到最后还是无法摆脱厄运。

渺小的幸运敌不过大时代的不幸。所以在那以后,他能不顾生命冲回去通知大家准备逃跑,最后背着原稿被警察追捕,知道自己快要被追上,首先想到的是把原稿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引开警察最后慷慨赴死。

影片有一处对照设计得很巧妙。

影片开头的时候,金判秀想要在火车站偷钱给儿子教学费,抢走了柳正焕的背包被狂追,于是路上他把那个装有原稿的背包掉了包,换成了一个枕头。被柳正焕追到的时候,他累得躺在地上耍无赖:“干嘛抢别人的枕头啊,没了这个枕头,我睡不好觉。”

在影片结尾,柳正焕和金判秀为了保存原稿,兵分两路分散警力,柳正焕被追上的时候,怀里被搜出来的东西又是一个枕头。柳正焕也说了同样的话:“要是没了这个枕头,我就睡不好觉呢。”

在这个瞬间,两个人的形象合二为一。

影片的最后,一开始反对父亲教妹妹朝鲜语的德陈,迫于形势改成日文名字的德陈,变成了老师,他们拿到了柳正焕送给父亲金判秀的朝鲜语词典,里面还夹着父亲给他们的一封信,字迹歪歪扭扭,语法也有错误,说的是:我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让你们觉得,有这样一个父亲,没那么糟糕啊。

至此全片结束。

历史上的1942年,为了编纂这本《词典》,发生了“朝鲜语学会案件”,朝鲜京城因此有33人被拘,2人被拷打而死。但经过这次抵抗,韩国几乎是独立殖民地国家之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唯一一个完整回复了本国语言的国家。

只要语言还在,国家的精神就还存在。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

作者:方坊

我脾气不好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