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手机搜狐
SOHU.COM

华为雇了个奥巴马政府官员 特朗普挑刺

【文/观察者网 王慧】

屡遭美国“针对”的华为如今开始发出有力“反击”。

“你违宪了!”今年3月华为正式宣布起诉美国政府,采用法律手段展开激烈“交锋”。“公关战”紧随其后,这一局,华为找来了一位强有力的说客——前奥巴马政府高级网络安全官员贾恩(Samir Jain),正式为其在美国游说。

网络安全高官,民主党人,为华为游说......特朗普忍不了了,14日他在推特中回应道,“这事不妙,不能接受!”顺便还@了一下他最爱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和福克斯的主持人希尔顿(Steve Hiltonx)。

特朗普推特截图

据《华盛顿观察家报》13日报道,贾恩于3月27日通知国会,他已正式注册成为华为的一名说客。他表示,自己的游说重点将放在“外国投资、政府采购,以及与《国防授权法案》相关的安全问题”等方面。

贾恩目前就职于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Jones Day)。根据事务所披露的在线履历,贾恩于2016至2017年担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网络安全政策高级主管,于2014至2015年担任司法部副部长。

在白宫工作期间,他主要负责审查美国政府提出的网络行动计划,在国际谈判中协助拿下美国提出的国际网络规范;在担任司法部任职期间,贾恩致力于国家安全、计算机欺诈等问题,也参加过多次国际谈判。

贾恩 图源:众达律师事务所官网

在美国,大公司雇佣说客是十分平常的行为。

1月24日,中金网援引美国国会发布的数据称,2018年,游说支出最大的5家公司分别为:谷歌、亚马逊、Facebook、苹果和微软,它们向政策制定者花费的游说费用总计达6400万美元,比2017年增长了10%。

其中,谷歌和2017年一样,是游说支出最大的公司。2018年谷歌的游说支出是2120万美元,2017年这个数字是1800万美元。亚马逊同样增加了其游说支出,从2017年的1310万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1420万美元。

美国联邦记录显示,2018年,波音在游说上的花费超过了1510万美元。据美国无党派研究机构“响应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去年在华盛顿参与游说活动的团体中,波音名列第十,落后于美国商会(USCC)和美国医院协会(AHA)等大型组织,但领先于洛克希德•马丁等竞争对手。

美国的游说集团大致有三类:一是行业协会,如银行家协会、美国餐饮业和商业工人国际联盟以及美国制造商联合会,他们实行会员制,有鲜明的立场;二是律师事务所、公关公司和咨询公司。第三类是各种智库,他们往往以各种政策建议和研究报告形成影响力。

这次,作为华为的说客,贾恩的游说重点将是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该法案提出限制华为销售的相关条款。

华为起诉美国政府销售限制法案违宪

3月7日,华为已宣布针对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第889条的合宪性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定这一针对华为的销售限制条款违宪,并判令永久禁止该限制条款的实施。

“美国国会通过立法惩罚华为,且从未展示支持这些限制条款的证据,因此,华为不得不决定通过法律行动予以回应。”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该限制条款违背了美国宪法,妨碍华为参与公平竞争,最终伤害的是美国消费者。我们希望法院能做出有益于美国消费者的正确决定。”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表示:“第889条是建立在众多错误、未经证实和未经验证的主张的基础上的。法案里的假设是不符合事实的,华为并不为中国政府所有,也不受其控制。此外,华为拥有良好的安全记录和机制,迄今为止,美国没有提供任何有关安全问题的证据。”

华为在德克萨斯州普莱诺的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根据起诉书,第889条在没有经过任何行政或司法程序的情况下,禁止所有美国政府机构从华为购买设备和服务,还禁止美国政府机构与华为的客户签署合同或向其提供资助和贷款,这违背了美国宪法中剥夺公权法案条款、正当法律程序条款;同时,国会不仅立法,还试图执法和裁决有无违法行为,违背了美国宪法中规定的三权分立原则。

针对华为宣布起诉美国一事,外交部新闻发言人陆慷3月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关于这个法案本身,中国政府就其中涉华的消极内容,当时就向美国政府和美国有关方面提出了严正交涉,表明了我们的反对立场。至于华为公司在美国起诉美国政府的这一举动,我们认为企业通过合法方式来维护自身的正当权益,这是完全正当的,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