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动漫
手机搜狐
SOHU.COM

原创 宫崎骏作品再次引进,大银幕值得再看一次吗

文 | Turing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我中的所有浪漫幻想,我会说:“男孩找到了他的天空,女孩找到了她的小英雄。”如果问谁最能满足我的浪漫幻想,那么毫无疑问,答案很明显:宫崎骏和他的吉卜力工作室。

如果你看到一位白西装、白胡子、戴着黑框眼镜、笑得春光灿烂的小老头儿,他除了是肯德基爷爷,也可能是缔造了吉卜力时代的日本国宝级动画大师宫崎骏。

吉卜力工作室成立与1985年中旬。当时,日本著名出版商德间书店正在制作一部日后的动画电影神作——《风之谷》。制作过程中,德间书店时任社长德间康快说:“如果你们想要做动画,那就做吧。不用担心经营的问题。”就像“神说要有光”,德间社长说要有动画工作室,世界上就有了吉卜力。

吉卜力工作室至今已经推出了《幽灵公主》《猫的报恩》《悬崖上的金鱼姬》等耳熟能详的名作,同时培养出了高畑勋、望月智充、森田宏幸等动画名家。但是,如果真的要在吉卜力工作室的诸多佳作中选择一部质量最高、风格最突出的作品作为它的代表,那么我的回答很坚定:由工作室灵魂人物宫崎骏担任监督的《千与千寻》。

《千与千寻》原名《千と千尋の神隠し》,意为“千和千寻的消失”,千是千寻在油屋里使用的名字。

就在前几日,我得知了一个好消息:继去年吉卜力工作室的第一部作品《龙猫》 (《风之谷》播出时吉卜力工作室尚未正式成立,龙猫也是吉卜力工作室的LOGO) 登陆大陆院线,这部“宫崎骏与吉卜力最高作”《千与千寻》,也确定引进大陆院线,只等定档啦!在这里我必须要称赞一下选片的工作人员,《千与千寻》一方面既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曾获得奥斯卡在内的多个大奖;另一方面又有极高的商业价值,至今仍是日本票房冠军,并且在国内也有极大的影响力和知名度。此外,影片内容奇幻而温馨,又没有敏感题材,是一部老少咸宜的作品,十分适合登陆院线。引进《千与千寻》可以说是几乎100%正确的选择。

官宣!“首部同时获得奥斯卡和金熊奖的动画作品”、“日本票房冠军”!!“值得所有等待”!!!

《千与千寻》的故事,想必大家之前在电视上、视频网站上观看原作的时候都多少有所了解:少女荻野千寻在随父母搬家的过程中,误入了一个神怪世界。父母因大吃大喝被经营神怪浴场“油屋”的女巫汤婆婆惩罚,变成了猪;千寻则邂逅了神秘少年白龙,在油屋里以“千”的名字工作,想方设法回到人类世界,并经历了一段不可思议的旅程。

但是去影院观看这部作品的理由,当然不止是剧情或补票。事实上,去院线观看这部电影,最重要的是感受在顶级音画设备加持下,这部作品的本来的美学面貌。音乐音效自不必说,本作的音乐负责人久石让至今都是音乐界New Age流派的领军人物。更重要的是,宫崎骏在这部作品中,展现出了极为卓越动画技艺,极为值得一看。我们经常说新海诚的《秒速五厘米》“每一帧都能当做桌面”,那我们也必须承认《千与千寻》“没有一帧能当做桌面”——那样绮丽梦幻的画面,绝不是电脑桌面所能承载的。

经常被拿来和重庆洪崖洞做对比的名场面:夜晚的油屋。规模稍逊,但风格远甚。

《千与千寻》的美学特点大抵有三,其一便是各种风格杂糅、如梦如幻景观设计。神怪出没的神隐小镇与辉煌富丽的油屋,处处体现了宫崎骏的匠心。小镇与油屋的正面,是典型的日本江户时期、尤其是幕末时代的游廊花街风格,而且还略有不同。与现今摩登喧哗的歌舞伎町不同,油屋全然就是把画中的幕末吉原层层堆叠在一个立体的建筑中,营造出一种璀璨华丽的感觉;而神隐小镇则又有不同,其摊贩林立,错落铺开,更像是如今已见不到的古朴“宿场町”品川。

而在侧面,宫崎骏则大胆使用了蒸汽朋克的景观设计:管道、楼梯、锅炉,这一切都处于油屋的工作区,与前述的油屋经营区巧妙的区分了开来,让观众非常直观的体会到情景的变化。此外,汤婆婆办公室的维多利亚风格与千寻在油屋住处的昭和风格,也存在类似的对比与变化。若不是宫崎骏这样的大师,是绝无可能在同一部作品里将如此之多的美学风格贯通一气的。

当然,实际的细节更加丰富紧凑,无分彼此:神隐小镇上有咖啡馆,而油屋中也有妆点麻吕眉的游女,甚至可以冷不丁再来点儿西部小镇风格。

其二,则是令人观之叫绝的色彩调度。本片的基本色调与配色方案,可以说是“非常吉卜力”了——甚至反过来说,如果真的有“吉卜力色系”,那么宣告它的完成的作品,就是《千与千寻》。在本作中,宫崎骏大量的使用了高明度、暖色调并在色环中几何相邻或互补的明艳色彩去绘制场景:青绿的草原,蔚蓝的天空与大海,与糖果般鲜艳的小镇。哪怕当焦急而慌张的千寻处于喧嚣的室内场景,整个画面都显得干净而富有温度,如同吉卜力营造的梦境世界一样澄澈。而在另一些较小篇幅的场景,则根据情节需要,适当选取了偏向晦暗深沉的颜色,营造出了画面的张力与动态感。

人们津津乐道的花海场景自不必说,随意一个镜头中的色彩搭配,以及色彩与构图的配合,都是实打实的教科书水准。

其三,对于大陆的观众来说或许有些陌生,但绝不应忽视,那就是在影片中无处不在的、穿越时空的各色日本时代印记。

比较突出的有新旧两点:

旧的,自然就是日本民间神话传说中的神明与鬼怪。在日本,妖怪们有百鬼夜行,而神道教中的天神更是有八百万众。这些神怪经过民间演绎,又在文人和画师的笔下迭代,形成了一种独特而有韵味的怪谈体系。虽然本作中的角色们画风清新可爱,但那些奇崛枯寂的民俗美学特征课一样也不少。

而新的,则是日本近先代文化的代表符号:轨道列车。日本明治、大正年间的蒸汽机车一度是蒸汽朋克中最具影响力的分支,而它的继任者电车也屡屡作为一种常见的、穿梭各界的交通工具,在日本的各类文艺作品中出现。但是,电车另一方面又是日本史上最难以评述的昭和时代的符号。宫崎骏在本作中绘制的电车,不属于任何一种已知的电车型号 (按照日本的铁道文化氛围,这里可以合理猜想为有意虚构) 。这或许也代表了宫崎骏作为反战主义者,对另一个繁荣、和平的平行时空的昭和时代的向往吧。

《千与千寻》中在神隐世界来往的电车。其实日本的下滩站或青海的茶卡盐湖小列车都有这种水上铁路的景象,而另一部堺雅人主演的电影《鎌仓物语》中往返现世黄泉的电车奇观更令人叹为观止。

在文章的最后,我要重复一遍开头的话:“男孩找到了他的天空,女孩找到了她的小英雄。”我一直以来都特别想用这句话来为一部作品写一篇文章,而宫崎骏和他的吉卜力是最让最接近我的感受的部分。《龙猫》和《千与千寻》已经来了,《天空之城》、《红猪》、《风之谷》、《起风了》、《哈尔的移动城堡》.....还会远吗?总有一天,我们能在大陆院线完整的拼接宫崎骏和他的吉卜力的美学拼图吧!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