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日本陆军史上最惨烈的战役:血战203高地,6万余名日军阵亡

在日本现代陆军的历史上,有两场战役是其挥之不去的梦魇,而这两场战役均发生在中国境内,一场是旅顺战役,另一场就是衡阳战役。这两场惨烈的战役前后相隔整整40年,不过其所带给日军的影响却是十分相似,那就是:惨胜。

如果从单纯的作战角度来说,在战场上则只有胜败之分,并没有惨胜与惜败的概念。但是,战争从来都不是简单粗暴的你死我活,其背后都存在非常复杂的政略斗争,所以这两场“惨胜”深深的影响了所有日本军人对战争胜负的意义。

20世纪初叶,日俄两国在远东地区的利益矛盾呈现出愈演愈烈的趋势,在甲午海战打败大清的水师后,日本将下一个目标定在了俄国远东的太平洋舰队身上。要想控制东北,必须解决俄国的这支庞大海上力量,因为只要这支舰队继续存在,那么日本海上的交通线将时刻受到其严重威胁。

为了配合陆军对旅顺的围攻,日本海军于1904年8月对俄国舰队发起了2次大规模偷袭,成功的消灭了太平洋舰队的多艘主力舰艇,其剩余的重型战舰此后便退守旅顺再也不敢出来应战。8月16日,在海军成功得手后日本陆军随即从大连开始向旅顺地区快速突进,在陆军大将乃木希典的率领下,由第1、11两个师团以及3个炮兵联队组成的5万余人开始向俄国阵地发起进攻。

俄国人虽然在海战中被日本击败,但是他们并不甘心将苦心经营多年的旅顺拱手相让,作为战役最高指挥官的库罗帕特金将军将整个防御重心部署在旅顺西部的203高地周围,而203高地也在不久后化作埋葬数万日本士兵的地狱。

作为一名旧式军队的将领,乃木希典相信只要依靠强大的精神武装,日本士兵定能冲破俄国人的火力封锁,快速夺占203高地,所以在第一次总攻时他派遣了数千名敢死队,每人系上两条白布,高举军刀鼓舞士气冲在最前边,后面的步兵在联队炮火的掩护下跟随冲锋。可是,当战斗开始后俄国人的上百挺机枪同时射向日军的冲锋梯队,更要命的是203高地上方还配有数座俄国海军从巡洋舰上拆解下来的重炮,它们所发射的每一发炮弹都使得整个战场地动山摇,而日军则成片成片的倒在了火网之中。

经过一周的惨烈战斗,日军不分昼夜的反复冲杀203高地,但是却没有取得任何进展,第3军此时已经阵亡了2.9万人,占整个部队人数的50%,而乃木希典的2个儿子也在第一次总攻时阵亡。旅顺战役的消息很快传回了日本国内,民众对乃木希典的指责声一浪高过一浪,在这种情况下军部也对其发出严令,必须想办法全力以赴攻克203高地。

经过短暂的修整后,乃木希典命令日军再次向203高地发起猛攻,在第二次总攻期间日军不但从国内调来的超大口径的重炮支援,而且此时驻守本土的唯一一支现役师团也被调往前线。战至10月,日军的总体伤亡已经达到了5万人,而除了占领了203高地周围的几处无关紧要的阵地外,依然是毫无进展,这对于连续征战50多天的日军来说,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都已经达到了极限。

不过乃木希典此时却丝毫不敢放松,因为对面的俄国人已经了解到从本土出发的太平洋第二舰队正在快速赶往旅顺支援,一旦两军会合,就可以内外夹击疲惫不堪的日军。所以乃木希典唯一的希望就是祈祷海军方面的东乡平八郎能够解决俄国支援舰队,而他必须利用这个时间再次向203高地发动一次猛攻,一定要在俄国人的援军赶到之前结束旅顺战役。

12月5日下午1点,经过近1个半月的再次猛攻,日军终于登上了203高地的核心阵地,此时整个炮台中除了一名俄军伤兵外,其余士兵全部战死,而203高地下方的景象则让所有人为之震惊,一眼望去漫山遍野的全是日军尸体,战后在一名俄国记者的书中曾写到:“自从法军攻击波罗底诺大要塞之后,还不曾再见过这样多的死尸”。

至此,历时近4个月的旅顺战役宣告结束。此战俄军共伤亡3万余人,日军则前后阵亡6万多人,伤者更是不计其数,乃木希典也因为在攻克203高地的战斗中过多的使用人海、人弹战术而饱受批评,最终在明治天皇去世后选择了剖腹自杀。

旅顺战役结束后,日军在长达40年的时间里都没有再遭到过如此严重的伤亡,直到1944年中旬的衡阳会战,日本陆军在国军第10军的顽强抵抗下,付出了几倍于守军的伤亡,而衡阳会战后日本历史学者也不得不在其官方记载中写下了:“惨烈程度堪比旅顺战役,是日军在中日交战期间唯一一个值得纪念的苦难战役”。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