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原创 刘积仁:企业生命力在于投资未来,东北人也有创业精神|“致知100人”19期

搜狐财经联合《经济》杂志“致敬建国70年”系列访谈——“致知100人”第19期(点击进入专题)

本期嘉宾:东软集团董事长兼CEO 刘积仁

刘积仁是中国少有的学者出身的企业家。1988年,刘积仁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教授。在此之前,他赴美留学并取得计算机应用专业博士学位,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个该专业博士。

作为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去年入选了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

“学者和企业家有很大不同,但是共同之处在于不断探索一些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并且找到切实的解决方案。”刘积仁对搜狐财经和经济杂志说,在他创办东软的过程中,得益于教授思维的地方并不少。

刘积仁是被迫下海经商的。彼时,我国计算机专业刚刚起步,专业人才极其缺乏,国家对大学的资金投入并不大,刘积仁被迫以3万元经费搭建了一个技术转移中心,将科研成果转移到企业,从而获取科研经费继续从事研究。

1991年,东大开发软件系统股份公司正式成立。1996年,完成股份制改革的东软登陆上交所,成为A股市场第一家上市的软件公司。

刘积仁说,软件公司的生命周期一般仅为7年,但截至目前,东软仍在业内保持着竞争力,原因在于东软集团不断理解并投资未来。

刘积仁认为,医疗数字化是软件产业的新发展方向。东软从90年代进军社保软件始,已在大健康领域积累了多年。

刘积仁表示,我国目前70%的医院资源都尚未被有效利用,“云医院”则是东软给出的解决方案。他介绍,“云医院”可帮助医院提升管理效益,还可进行在线医疗、家庭医生等服务。

作为辽商的典型代表,刘积仁强调,东北振兴的关键在于创新科技产业,而东北地区的教育资源是实现东北振兴的人才基础。

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你是中国第一个计算机应用博士,回国后成为我国最年轻的教授之一,之后你创办了东软集团。对于从教师到企业家的身份转变,你有什么感受?

刘积仁:学者和企业家有很大不同,但是共同之处在于不断探索一些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并且找到切实的解决方案。在做企业的过程中,我很大程度上还是教授思维。

比如,在中国还没社保时,东软便进入了社保领域的系统开发。

全世界软件企业的寿命都不长,但由于东软不断地看到未来,所以在不断地创造生命,使我们能活得更久一点。

如果我们认为一种商业模式在未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那么我们就愿意为此投资,创造一个新的商业模式。

比如,云医院。未来医院的建设不需要那么多资产,因为其最大价值是医疗技能服务的质量和管理。我认为,医疗服务平台应成为公共产品,所以我们打造了“云医院”的平台,给从事医疗的人员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软件公司一般的生命周期只有7年左右,你可否分析下原因?

刘积仁:软件公司的生命周期比较短,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社会进步;第二是软件永远服务于应用场景,而应用场景在不断发生变化。如果软件公司不能顺势而变,那么它的生命周期一定是短的。

当应用需求场景开始出现新变化时,软件公司就应为下一轮的生命做好准备。因为一个产品开发有时需要3-4年,7年一晃就过了。一个有生命力的软件企业是一个不断理解和投资未来的企业。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你向来重视教育,创办了东软信息学院等学校,这些学校在为东软提供人才方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刘积仁:东软创业时,中国计算机专业刚起步,我们很难在东北找到计算机人才,所以我们就开始和东北大学合作:我们从东北大学的数控系、计算机系、数学系挑出好学生,并用我们的教材和经验培养他们。东软许多管理者都是在那时培养出来的。

当东软逐渐做大后,我们就想办一所大学。在开学第一天,我们就成立了一个平台,叫SOVO,即Students office & Venture office(大学生创业中心)。东软是在学校的实验室中创业的,地点换来换去,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学生能有专门的环境创业。

我们一批走出校门的学生都创办了企业,其中不乏营业额为几十亿的企业。我为此感到自豪。

东软软件园大连园区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东软集团在大健康领域有哪些新进展?

刘积仁:东软在大健康领域做了很多年的积累,现在是东软爆发的开始。

在我国的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平台中,东软的解决方案占据了50%的市场份额。中国医院有1/3的信息化使用的是东软的软件。

尽管东软是做软件的,但我们还有另外两个业务。一个是数字化医疗设备:我们生产的CT、核磁、PETCT、放疗设备、彩超等设备,目前已经卖到了全球110多个国家的9000多家医院。

第二,当预见到医疗变革时,我们创造了一个概念叫“云医院”。在这个平台上,医生可以建立自己的医院,东软则成为医疗平台的提供者。

最后,我们还帮助政府管理医疗费用,包括医疗费用是否合理,不同病种的付费规则等。东软是一个赋能者,用信息化技术和数字化技术为医疗变革赋能。我们可以帮助老百姓用更低的成本获得更高质量的回报。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你认为医疗大数据所有权应属于个人,那么病患在数字医疗时代应享受哪些权利?

刘积仁:医疗信息在过去是不透明的,我相信未来一定会进入信息透明时代。

与个人银行资产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病人有权利将个人医疗数据同别人分享。在该前提下,未来的医疗服务会更加精准。医疗数据的理解需要专业性,所以患者一定要和医疗服务的提供者签订协议,让医院和医生使用医疗数据。

未来,患者在家便可通过穿戴式医疗设备获得个人医疗信息。在保护患者隐私的情况下,医院也可将其数据上传,并做出比较性参考,使得患者了解其健康程度,以及最佳的治疗方案。

我相信数据属于个人,但是要想智慧医疗得到广泛应用,就应在保护个人隐私的情况下,更好地分享这些数据。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作为辽商的典型代表,你认为东北振兴的关键性举措是什么?

刘积仁:任何区域的经济发展现状都有其历史原因。

只是在市场竞争的条件下,国有经济仍是东北经济的主体,这是今天东北竞争力下降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我相信东北一定会在以创新科技为推动的新制造业竞争中追赶上来。因为东北人同样有创业精神,东北有优秀的高等教育基础设施,也有特别好的制造业。我觉得东北未来在贸易竞争、加工业等方面仍有很大潜力。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你如何展望中国经济的未来?

刘积仁: 在当前逆全球化的背景下,我相信会重新构造出另外一种经济形态。而在这种形态下,中国人一定会找到一条生存与发展的路线。

我们下一个目标是成为一个有创造力的国家,而挑战和压力有助于这个目标的实现。中国正变得越来越强大,完全有功力克服困难。如果克服了当前遇到的困难,我们就进入了另外的天地。

(搜狐智库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转载自搜狐财经与经济杂志联合打造的“致知100人”系列访谈。)

IMF前副总裁朱民:改革者从不墨守成规|“致知100人”01期

对话张近东:企业转型要有超前规划,要谋定而后动|“致知100人”02期

对话倪光南:追赶发达国家芯片产业,要做好长期准备|“致知100人”03期

对话赵梓森:5G无法取代光纤通信,至少还要用2000年|“致知100人”04期

对话蒋锡培:企业创新要对标全球最好的企业|“致知100人”05期

对话陈晓龙:企业不要急功近利赚取利润|“致知100人”06期

对话宋志平:企业家最重要的品质是有担当|“致知100人”07期

对话邓亚萍:企业家与运动员都需要有拼搏精神 | “致知100人”08期

对话陈经纬:企业经营要“有多大力量做多大事” |“致知100人”09期

对话沈晖:用户要克服电动车不安全、充电麻烦的偏见|“致知100人”10期

对话茅忠群:我为什么坚持企业不上市,不打价格战?|“致知100人”11期

对话海闻:企业家要把对社会的贡献放到非常重要的位置|“致知100人”12期

陈泽民:企业要对政府、银行讲诚信,要善待员工和消费者|“致知100人”13期

对话彭森:产权改革是市场化改革的核心,房产税不会增加地方政府收入|“致知100人”14期

对话邹至庄:好的经济学家需要一流大师的锤炼|“致知100人”15期

对话中国北极科考第一人位梦华:生死只在一瞬间|“致知100人”16期

对话人大副校长吴晓求:中国未来要构建全球性的金融中心|“致知100人”17期

常沙娜:敦煌的女儿|“致知100人”18期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