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缺口至少2.3亿美元 !联合国陷入近10年来最严重资金危机

联合国没钱可花了?

联合国秘书长古铁雷斯近日发给3.7万名雇员的一封邮件被曝光。他在邮件中“诉苦”道,联合国各成员支付会费仅达到2019年常规预算的70%,这意味着9月底联合国就已出现了2.3亿美元的资金短缺,而10月底可能就会“入不敷出”。

古特雷斯在邮件中表示,为确保支付薪水和福利,将采取“额外的临时措施”,比如推迟会议的召开和减少服务,同时限制公务旅行,只允许必要性的公务活动,并采取措施节约能源。古铁雷斯还说,其实联合国自2019年初就采取了节流措施,若非如此,资金缺口将膨胀至6亿美元。他将联合国当前面临的资金困境形容为“近10年来最严重的资金危机”。

钱从哪里来?

联合国运营的经费主要来自于各会员缴纳的会费。在联合国官网上明确写道,联合国会费是联合国主要的经费和正常预算的来源,用于支付维持联合国机构正常运转所需要的经常性开支。除雇员的薪水等正常预算外,占预算绝大多数的便是联合国的维和行动费用。

至于各会员每年缴纳多少会费,其实并没有固定金额,而是按比例缴纳。每两年一次的预算制定会议上,会费委员会根据每个会员的国民生产总值、人口,以及支付能力等因素确定缴纳比例。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联合国官网,在2017~2019年联合国会费比额中,美国、中国和日本承担的比例分别是22%、7.92%和9.68%。

去年12月22日举行的联大会议上通过的2019年至2021年联合国会费比额表则显示,中国会费大幅度提高,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缴费会员,常规预算分摊比例由原来的7.92%升至12.01%,维和预算分摊比例由原来的10.24%升至15.22%。美国所需承担的比例不变,日本的比例却下降到了8.56%。

每年联合国的会费约为27亿美元,按照最新的分摊比例,美国要缴纳约6亿美元的会费;中国需缴纳约3.3亿美元的会费;日本需缴纳约2.3亿美元。

此外,联合国会费还有最高和最低摊款限额的规定。从1974年开始,最高摊款限额不能超过整个预算的25%,最低不能低于0.001%。

谁是“欠费”大户?

会员拖欠会费被认为是联合国遭遇的资金难最主要的原因。《联合国宪章》第十九条明确规定,凡拖欠联合国财政款项之会员,其拖欠数目如等于或超过前两年所应缴纳之数目时,即丧失其在大会的投票权。

联合国官网信息显示,截至10月3日,在193个会员中,已有128个会员全部缴纳了2019年的经常预算摊款,包括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巴西、印度、日本等,但名单中仍未出现美国。

据新华社报道,在去年的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上,中国原常驻联合国代表马朝旭在发言中曾指出,财政是联合国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中国已足额缴纳了2018年会费与各项摊款,中方希望各国以实际行动支持联合国多边主义事业。根据秘书处测算,2019至2021年中国会费和维和摊款将大幅增长。中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方将继续履行好应尽的财政义务,同时确保资金投入能够得到有效合理使用。

联合国新闻在今年6月的一篇报道中称,众所周知,美国是联合国的“欠费”大户。在联合国2018年至2019年约54亿美元两年期经常性预算和2018年7月到2019年6月约70亿美元的维和预算中,美国分别负担22%的经常性预算,28.5% 的2018年后6个月的维和预算及27.9%的2019年头6个月的维和预算摊款。但由于美国制定上限、只同意承担联合国维和经费份额的25%,从而导致近3%、约2亿美元的维和预算差额需要填补。

古铁雷斯在今年初给出的数据显示,2019年联合国维和预算缺口为15亿美元,常规预算则出现4.92亿美元缺口。其中,美国欠款最多,已累计达11.57亿美元。此外,美国已连续3年拖欠联合国会费。

其实美国拖欠联合国会费最早可以追溯到1986年。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后,更是要求降低美国的维和预算摊款份额。他多次对联合国进行指责,称后者就是一个“闲人俱乐部”,甚至还多次扬言要退出联合国。2018年3月,美国原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在联合国关于维和改革的高级别辩论会上表示,美国今后承担联合国维和费用的份额将不超过25%。而特朗普政府已在2018~2019财年中,对联合国的预算经费削减了2.85亿美元。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