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我晚上疼着醒来”

涉嫌割伤港警颈部的19岁学生被提堂,或面临终身监禁

(观察者网 讯)

10月13日下午,一名香港警察在奉命执行公务时,遭暴徒用利器从后割颈。

据香港《南华早报》11月8日报道,这名受伤的警员前一天接受了该报的独家采访。他在采访中透露,自己的声音受到永久损伤,并至少需要6个月的语言治疗。

“我不是英雄。很幸运,受伤的人是我而不是我的同事。”这位名叫祥哥(Alex)的警员用微弱而缓慢的声音说,“作为一名警长(sergeant,又称‘沙展’),我带领队员作战,就必须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我不能丢下我的队友不管。就算这样的事再发生一次,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我认为每个警官都这么想,这是责任问题。”

“但是我欠我妻子的……她可能会失去丈夫,我的两个孩子可能会失去父亲,如果那样的话他们该如何才能生活下去?”

当事警员脖子上留下的伤口。(图自港媒)

香港警方13日发布声明,当天下午5时半左右,有警员奉命到港铁观塘站,处理一宗“刑事毁坏”案件期间,被暴徒用利器从后割颈。有警员颈部受伤流血,被送往联合医院救治,送院时清醒。 警方已实时于现场拘捕两人。

《南华早报》提到,这名警员的颈部右侧被切开一道深达5厘米的伤口,这道伤口切断了他的静脉与声带,也让他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ICU),并在手术后住院九天。

目前,该警员正在接受每两周一次的医疗咨询,并要接受为期六个月的讲话治疗,因为他的语言能力在这次袭击中受到了影响。

他在警察总部接受采访时脸部僵硬、声音微弱,不时咳嗽。受伤使他无法与他的孩子们进行适当交流。

“我晚上疼着醒来。”

他在采访中表达了早日回到一线的愿望,只是不知道医生何时才能给他“开绿灯”。

“我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只要我有的选,就一定会回到一线去。‘抗议活动’对我们造成了影响,却也让我们团结起来。”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