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对冲基金巨头大裁员,去年规模锐减400亿美元,重要基金大跌8.2%

近日,对冲基金巨头AQR宣布再全球裁员最高达10%,去年资产管理规模减少400亿美元、缩水近20%,还要转租办公室?WorldQuant也挥斧裁员130人,并关闭了5个海外办事处。

作为国内量化私募人才的“摇篮”,海外量化对冲基金怎么了?

到2025年,23万人将被人工智能AI取代?

AQR:最多将裁员10%

据彭博新闻社报道,在过去10年发展为资管行业对冲基金巨头的AQR Capital Management(AQR),目前正在进行全球裁员行动,预计受影响员工比例在5%到10%。

AQR是由亿万富翁克里夫·阿斯内斯(Cliff Asness)于1998年创立的,总部在美国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在伦敦、法兰克福、香港、东京和悉尼,以及芝加哥、波士顿和洛杉矶设有办事处,管理着约100只股票多头和另类投资基金。本次裁员前全球大概拥有900名员工。

这是AQR连续第二年进行裁员,去年年初也曾宣布低至个位数百分比幅度的裁员计划;在去年裁员前,AQR曾拥有1025名员工。

据报道,AQR首席营销官苏珊娜·埃斯库斯(Suzanne Escousse)表示,“对资产管理行业来说,这仍然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时期。在进行年度评估后,我们做出了裁员的艰难决定,以平衡我们的员工规模和客户当前的需求。”

苏珊娜·埃斯库斯(Suzanne Escousse)称,AQR会继续坚持自己的投资理念、投资流程和投资策略,并认为这次裁员是有利于业务的长期健康发展和实力增长。

WorldQuant:裁员130人,关闭5个办事处

据纽约邮报报道,成立于2007年、总部同样位于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的量化对冲基金世坤(WorldQuant)近日宣布裁掉了大约130名员工,并关闭了5个海外办事处。

据彭博新闻社报道,大多数裁员都是在关闭的分支机构进行的,包括曼谷,墨西哥城和东欧,目前尚不清楚裁员是否会影响到其康涅狄格办事处。

WorldQuant是由千禧基金(Millennium)出来的伊戈尔·图利钦斯基(Igor Tulchinsky)于2007年创办,当时作为Millennium创始人伊兹·英格兰德(Izzy Englander)的一个基于数学科学的交易平台。据报道,早在2017年,Izzy Englander曾一年拨款高达250亿美元给这个基金。在本次裁员前,WorldQuant是一个拥有约700名员工、管理规模达50亿美元的公司,在全球经营有20个办事处。

为何裁员?

据彭博新闻社报道,AQR在2018年大部分基金都没能盈利后,2019年业绩仍然总体表现不佳。WorldQuant在2019年的业绩依然良好,但相对于2018年有所下降。

据AQR官网数据,虽然部分规模较小的AQR基金表现相对较好,AUM2.45亿美元的国际防守型基金(International Defensive Style Fund)去年上涨了18.4%,AUM1.37亿美元的多元资产基金(Multi-Asset fund)上涨了21%。

但AQR管理规模靠前的基金中,AUM22亿美元的另类风格溢价基金(Style Premia Alternative Fund),去年下跌8.2%,表现低于美国3个月期国库券指数。AUM44亿美元的管理期货策略(Managed Futures Strategy Fund),去年上涨1.9%,落后于基准。

相对2019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31.5%,量化基金这样的表现促使投资者撤回资金。截至去年三季度,AQR资产管理规模(AUM)还出现近年来最大跌幅,缩水近20%,从2260亿美元降至1850亿美元。根据晨星(Morningstar Inc.)的数据,AQR美国共同基金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流出了81亿美元、53亿美元。

报道称,因为投资者转向低费用的指数基金,给主动管理投资表现不佳时期带来了费率压力,资产管理人正处境艰难。去年5月,克里夫·阿斯内斯(Cliff Asness)曾表示,量化选股表现槽糕(terrible)。随后几个月,在经历了大部分基金都没能盈利、投资者撤资的2018年后,AQR寻求转租它在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的总部。

量化对冲基金不行了?

接连两家国际知名量化对冲基金裁员,虽然比例不算大,但引发了市场密切关注。叠加最近新闻报道的全球最大对冲基金公司桥水联合(Bridgewater Associate)的旗舰策略纯阿尔法(Pure Alpha)在2019年收益几乎为零的情况,或许暗示利用复杂的数学算法来预测短期市场动向的策略正在失去它的优势。

美国量化对冲行业业内人士称,虽然量化交易已经主导了金融行业过去十年时间,但靠总统发推特驱使的市场环境,让预测短期走势变得更加棘手。

同时,量化基金行业饱和也使得基金公司们很难找到独特优势机会。一位前量化基金执行官告诉纽约邮报,“每个人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已经没有什么独家秘方了。”

据报道,AQR曾提到2018年产品表现不佳的原因之一是在价值因子(value factor)跑的很差,而动量因子(momentum factor)等其他因子又不足以弥补前者损失。2019年11月,克里夫·阿斯内斯(Cliff Asness)表示,过去两年价值因子的原因和之前八年多已经发生了变化,近来价值因子持续表现不好,比较少是财务基本面原因,更多是价格本身非理性的原因,而且是发生在非常短的时期内,这才是价值因子真正失去效力的时候。

有业内人士同样认为,随着市场越来越拥挤,传统量化因子正在失效,而老牌公司的因子投资方式偏传统,可能在传统的价值因子上分配了较多资金,一定程度上造成业绩难有起色。

机器人交易将取代人工交易?

据报道,另外还有一些老派交易员甚至表示,裁员是因为要用机器交易员来取代他们,他们正在经历着机器人交易员的痛苦。

据过往公开报道,金融业为了降低成本,正在为其业务引入科技。摩根大通此前宣布将投资114亿美元研发全球股票交易机器人,贝莱德基金则正积极引入基于机器人投资决策的量化策略替代交易员人工投资决策机制,高盛则侧重投行工作的自动化,将IPO过程分成逾140个步骤,通过机器人模型自动完成。

据彭博新闻社采访华尔街高管结果,包括机器学习(ML)、自然语言处理(NLP) 、机器人过程自动化(PRA) 、预测分析(PA)等在内的人工智能(AI)技术已经被应用到很多交易场所。

在对冲基金行业,Eurekahedge数据显示,近年来,也出现了一类完全基于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算法的人工智能对冲基金,包括 AIDIYIA、CerebellumCapital、Taaffeite Capital Management和Numerai。而传统对冲基金巨头,像英仕曼集团(Man Group) AHL、双西投资(Two Sigma)、城堡基金(Citadel)、桥水基金(Bridgewater)、元盛资本(Winton)和德邵基金(D.E. Shaw)等也在进一步加大其在机器学习方面的投入。在国内,也出现越来越多的私募基金把机器学习运用到其量化策略当中。

金融服务咨询公司Opimas在一份报告中估计,到2025年,人工智能的普及,华尔街将减少10%的员工,约为23万人将被人工智能取代。

为了不被淘汰,量化分析师、投资组合经理、交易员和首席投资官等传统金融从业人员都需要熟悉机器学习技巧,适应“人工智能+金融”发展趋势。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